我所见的你<童话/自家孩子设定>

1.
绘理子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到北国来。尽管从小就向往北国有苍绿的森林,真正见到的时候却也有些不知所措。
风把绘理子蓬松的白色裙摆吹起来,有鸟儿被晃动的树枝惊起,尖啸着消失在了暮色的天空中。
绘理子望着鸟儿消失的方向,天空已经被染上了墨蓝色。而身后的天空依旧带着明亮的橘红和微黄,像是绘理子在调色盘上调出的水彩。
真是美丽的国度啊。绘理子这么感叹道。但煞风景的是……迷路了。
墨蓝越来越深,隐约可以见到闪着银光的星辰。身后那一抹橙黄也渐渐淡去了。绘理子所处的森林变成了暗精灵的堡垒,空气中有翅膀扑哧扑哧的声音。
“人类看不见暗精灵,但是能够感受到它们的存在。”绘理子在心里默默地说。小时候看过的童话,至今依然虔诚地相信着。
绘理子又往前走了几步,这时候,已经有些看不清脚下的路了。“果然还是有点害怕……”即使想着暗精灵在保护自己,也隐藏不了自己怕黑的本质了。少女的指尖微微发凉。
“你……是迷路了吗。”
绘理子转过身,看到一位穿着瞳色很浅却眼眸明亮的少年,穿着长长的黑色风衣,柔软的头发被风吹得乱乱的。
“是哦。”绘理子说。
“那,我带你走出去吧。”少年微微笑了笑,走到绘理子的前面。绘理子发现他的声音和头发一样软软的,带点鼻音,很好听。
绘理子跟在少年身后,有点冒冒失失地说:“我叫绘理子,你叫什么?”
“彻。透彻的彻哦。”
“啊咧?只有一个字吗?”绘理子问道,彻没有答话。“……不过,还挺好听的。”像是不想让自己尴尬一样,绘理子补了一句,然后对着彻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也是奇妙,刚刚看似无路可走的森林,在彻来了之后,仿佛让出了一条路。很快,就走出了森林,来到一座座亮着淡黄色灯光的尖顶屋子前。
“这里就是小镇了,你大概知道怎么走了吧?”少年转过身,依然微笑着问。
“知道了。”绘理子点点头,向前走了几步。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大声说:“谢谢你了!”
啊咧,为什么他那么快就走掉了啊?
绘理子有些困扰地看着那片巨大的城堡一般的森林。月光下,古老的森林仿佛笼上了一层幽蓝色的雾气。


2.
每天早上七点,这里的天才会亮。在绘理子的国家,不到六点天边就有了淡淡的鱼肚白。绘理子还是习惯六点半起床,坐在小床上望着窗外依旧带着深蓝的天空发呆,看着深蓝色渐渐变成普蓝,浅蓝,再变成黄色,橙黄色,橘红色……这时候,主人家的才会起床,吃早餐,开始一天的工作。
这边的早餐常常是两片涂满黑樱桃酱或者蓝莓酱的烤面包,加上一杯咖啡或牛奶。有时候,主人也会冲一些甜麦片。
主人家有三个人,爸爸、妈妈和他们的女儿鹿安。鹿安比绘理子小几个月,个头却只到绘理子的耳朵,有一头长长的卷发,颜色很浅,倒是和彻的瞳色差不多。鹿安很喜欢绘理子,每天都有几个小时呆在绘理子的房间里,翻翻她的画册,跟她聊聊天,绘理子出门也喜欢跟在后面。
绘理子也很喜欢鹿安,尤其喜欢听她讲话。北国姑娘讲话都软软的,鹿安的尾音还有些往上翘。她们在礼拜六常常一起去花店,买上一两朵小花,插在餐桌的花瓶里,给下班后的爸爸妈妈一个惊喜。小镇上的人们都说,鹿安和绘理子像是天生的姐妹。
北国的孩子上学晚,所以鹿安比绘理子低一级。每天她们都能吃过早餐再走去学校。不需要像在绘理子之前的国家一样,匆匆吞下早餐奔去学校。
在北国读书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绘理子常常这么觉得。于是,她多了很多时间来和鹿安玩耍,和主人聊天,用自己喜欢的水彩画画,偶尔也会想到那个叫彻的少年。
绘理子有点想问问鹿安认不认识彻,可是又感觉鹿安应该不认识。就这么拖了很久,绘理子终于忘记了这回事。


3.
礼拜五下午放学后,鹿安和同学一起去礼品店挑选礼物。绘理子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脑袋里突然萌发出再去森林里看看的想法。于是绘理子绕到一条小路上,匆匆走向森林的边缘。
会遇上那个少年吗……绘理子内心似乎有些希望在闪烁着,可是理智来讲又觉得不会。总之,她又一次站在了森林的边缘。
果然没有啊。在上次少年送她回到的地方,有的只是树而已。绘理子有点失落,又有点不甘心地踮起脚往更深的森林里眺望了一下。也是什么都没有哦。而且,又看不到有小路通向这里了。
就当绘理子转过身打算放弃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绘理子的肩膀。“嘿。”
绘理子转过头,果然站在那里的是那个叫彻的少年。
“哇,你怎么来无影去无踪啊。”绘理子惊喜地说,彻的眉眼间有着浅浅的笑意。“怎么了,今天突然来森林?不怕又迷路吗。”
“现在还没天黑所以没事啦——”绘理子大大咧咧地说,“说起来上次你突然就不见了,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
彻挠了挠头,“不用谢我啦,举手之劳而已。”
绘理子好奇地问,“你住在哪里?我好像从来没有在小镇上看见过你。”

彻望了一眼绘理子,只是淡淡地笑着说:“我不住小镇上的。”
绘理子有些失望地“噢”了一声,“那以后我就不能找你玩儿了?”
彻噗地笑出了声,“当然可以来找我玩儿了。嗯,如果你想来的话,下午放学之后到这里来就可以了。”
绘理子抬起头看着彻,眼里的失望消失了,亮起了喜悦的光。“嗯,好啊!”


4.
从那天之后,绘理子就常常瞒着鹿安,在放学后一个人跑到森林边缘来。彻总是在那里。彻看到绘理子总是会温柔地笑起来,浅色的眼睛微微眯起。绘理子给彻看过她的画册,彻给绘理子讲万圣节的时候森林里多么热闹。
“会有很多鬼跑出来吓你噢!”彻说。
“哼,这有什么,我才不怕鬼呢!”绘理子说。
“真的不怕鬼吗?那妖怪呢?”彻笑着问。
“也不怕!”绘理子毫不犹豫。
“真是勇敢的人类啊。哈哈。”彻大笑起来。
绘理子一进门,就被鹿安问道,“绘理子最近为什么都不等我一起回家了呢?”
绘理子愣了愣,然后笑着说,“我啊,最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所以就忘了呢。抱歉哦。”伸手揉了揉鹿安的头发。
鹿安好奇地问,“是什么样的朋友呢?”
绘理子犹豫着,“嗯……是一个男生哦。高高的,性格很温柔,眼睛颜色很浅,就像你的头发一样。”她所能想到描述彻的,就是这么多。
回过头却发现鹿安愣在那里,“那个哥哥……我认识。”
原来,鹿安也曾经被彻帮助过。也是像绘理子那样在森林里迷路了,然后被突然出现的彻送回了家。
“谢谢你!”当鹿安转过头感谢彻时,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真是温柔又奇怪的哥哥啊……那时的鹿安这么想着。


5.
“彻。”绘理子又一次来到森林里,看见坐在树下乘凉的少年。
“你来了啊。”彻轻轻地抬了抬眼,带着笑意看着眼前的少女。
“我妹妹说,她也认识你呢。”绘理子说。
“啊,我帮助过很多迷路的人。”彻淡淡地说。
“彻是不是住在森林里呢?”绘理子突然问道。有那么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
彻睁开了眼,看着绘理子。“嗯,是啊。”不知道原因,彻好像有些紧张。
绘理子笑起来,微闭上眼,“果然是住在森林里啊,怪不得对森林那么熟悉呢。”
彻松了一口气,也笑了起来,“嗯,没错。”
和彻熟悉起来之后,绘理子常常捉弄他。
比如偷偷从他背后出现,把他吓一跳。
比如在他睡觉的时候捏住他的鼻子把他弄醒,然后无辜地傻笑着望着他。
比如在他开玩笑之后,面无表情地回应他的话,吓得他连声道歉,用各种各样的话哄她。然后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让他松一口气然后抱怨自己又上了绘理子的当。
“绘理子是个小恶魔。”彻这么下了结论。


6.
在北国,不知不觉地就呆了一年。
升上高年级的绘理子,空闲的时间也没有那么多了。她常常要看书到很晚很晚,晚到整个小镇都沉沉地陷入了梦里。
深夜里,绘理子走出房间倒杯水喝。光脚踩在木地板上的触感很凉,很舒服。月光柔和地照在餐桌上的花上,让她想象起彻在夜晚的森林中漫步的场景。他的脸庞和头发被月光照得很柔和,风衣摆轻轻地摩擦着灌木丛,发出沙拉沙拉的轻响。
像精灵一样吗……绘理子闭上眼,微笑着想。
才不呢,那不过是一个生活在森林里的奇怪的家伙罢了!哼。
小恶魔绘理子就这样匆匆否认掉了自己内心那一缕微小的悸动。
绘理子做了一个梦,梦见很久以前一个春天的下午,彻用单车载着自己。
绘理子坐在单车后面,脚一晃一晃的,“好好玩啊,以后也载着我出来好不好?”
彻温柔地说:“好啊,只要你想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句话的绘理子,感到有点脸红。
“要下坡啦,快点抱紧我。”彻说。
“我才不怕摔下去呢!”绘理子调皮地笑着说,“反正都是在草地上,又不会疼。”
彻笑着,单车从坡上快乐地飞驰而下,“哇——”绘理子开心地叫出来,还是伸出手抱住了彻的腰。
“果然还是乖乖听我的话吧,嗯?”彻转过头,一脸坏坏的笑容。
绘理子吐吐舌头,将头靠上彻的背部,甜蜜的笑容不由自主地浮现上了脸庞。


7.
独自一人的时候,彻也会想起绘理子,笑容俏皮而带着一点狡黠的少女。
她总是喜欢问自己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比如森林里有没有暗精灵之类的。更奇怪的是,自己居然还会知道答案。
“有暗精灵哦。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夜里活动的妖怪吧。”
绘理子却笑嘻嘻的表情,明显没有相信自己的话。
“暗精灵就是暗精灵,才不是什么妖怪呢。”
彻笑笑,并不作答。
“彻,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小镇上玩?”有一次,绘理子这么问道。
她以为彻一定会笑着说好,但是彻平静地靠在树上,用一片叶子挡住了脸。
“我不太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哦。”绘理子失落地应了一声。彻的脸依旧被叶子挡着,看不到他的表情。
彻从来没有去过小镇。但并不是不喜欢,而是不可以。
对于常年生活在森林里的妖怪来说,过于频繁地接触人类,视力会一点点地变弱,最后什么都会看不见。
嗯,彻就是一只妖怪。一只生长了几百年的树妖。


8.

“绘理子,再过几天就要万圣节了哦!”鹿安趴在绘理子的床上,吃着樱桃,有些兴奋地说道。
“是吗?”绘理子在画画,看了看日历,“真的哎。”
鹿安蹭过来,“哇,这是绘理子,这是彻,对吧?”画册里的女孩和男孩,坐在森林的石头上聊天。阳光从枝叶中洒下了,落在两人的头发和衣服上。
“是啦。”绘理子承认道,“我觉得这个作为万圣节礼物应该不错吧。”
鹿安搂住绘理子的脖子,亲昵地说:“真好看,鹿安也想要一幅绘理子的画。”
绘理子笑起来,“好啦,画完这个就给你画。”
此时此刻,彻却蜷在森林中,痛苦地捂着双眼。
之前可以清清楚楚看到的小镇,现在只能看到一个个模糊的色块了。
和绘理子在一起的时候,明明是那么近的距离,却也开始看不清绘理子的脸。
彻在森林里生活了几百年。几百年虽然听起来很老,但是换成人类的岁数,应该就比绘理子年长一点。
彻救过无数人类。但是遇到绘理子这样的女孩子,应该还是第一次。
其他的女孩子,有的回去过就再也不敢靠近森林,有的倒是来过,但是那个时候的彻还是几十岁的熊孩子树妖,不喜欢人类女孩。
大大咧咧的绘理子,彻对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怎么什么都会答应我啊?”绘理子问。
“这你还不知道吗。”彻说。
双眼发疼的彻,脑海中绘理子的脸却依然那么清晰。


9.
万圣节的晚上,鹿安跟同学一起去要糖果了。绘理子悄悄来到森林边缘,看到了一如既往等在那里的彻。他穿着那件黑色的长风衣,领子竖起来,曲起一条腿靠在树上。在月光下,他的浅色眼瞳却有些暗淡。
“终于可以看看森林里的万圣节了。”绘理子笑嘻嘻地说,其实她才不信彻说的妖怪呢。她只相信小时候童话里的暗精灵。
“好啊。”彻却意外地认真,“不过我怕吓到你,还是不带你进去了。”
绘理子捂着嘴偷偷地笑,就说没有什么妖怪嘛。
两个人静静地坐在石头上,没有说话。远处小镇上传来孩子们的笑闹声。“啊,对了。”绘理子掏出那幅画,“万圣节礼物,别说我什么都没给你。”
彻接过去,对着月光仔细地看了很久,“好棒啊。”彻开心地笑起来。
“喂,画了那么久,你居然就说三个字吗?”绘理子假装生气。彻愣了一下,低下头。
其实什么都看不清了呢,绘理子。
原本以为彻会像以往那样用一大段话来哄自己的绘理子,却什么都没有等到。
“抱歉,我只是……开心得不知道说什么了。”过了一会儿,彻轻声说。
绘理子转过头,觉得气氛有些微妙,“你怎么……了。”有些担心地望向彻的脸,好像,根本不是什么开心的神色吧。为什么反而会不开心呢。明明,万圣节是令人开心的节日啊。
彻悄然靠近,将手覆盖上了绘理子的手。绘理子紧张得动也不敢动。突然,彻轻轻地吻了吻绘理子的脸颊。
“我多想,再好好看看你。”


8.
绘理子其实,早就知道彻喜欢自己了。
画画的时候,彻安静地望着自己,有时候会出神地微笑起来;彻会在森林里摘一两朵鲜嫩的小花,让自己插到餐桌上的花瓶里;彻会用石头敲打出清脆好听的调子给自己听;彻说绘理子看书到多晚,他就在森林里陪自己到多晚。尽管彼此看不见,但是绘理子想到彻,也就不会感到孤独。
彻本可以好好睡觉的。但他为了绘理子,选择了孤独的陪伴。
“我多想再好好看看你……”
呢喃着彻那晚说的话,绘理子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将注意力集中到题目上。
彻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彻就要搬家了吗?以后……都不能再见到彻了吗?
无数个问题缠绕着,心如乱麻。
“彻……”


9.
鹿安悄悄地躲在门后面,从门缝中偷偷看绘理子在做什么。绘理子右手托着腮,好像在想着事情。
鹿安有些担心绘理子,因为绘理子已经很久没有像之前那样和自己一起玩了。绘理子像是有了心事。鹿安隐约觉得,这件心事应该与那个哥哥有关。
“绘理子,你最近怎么了?”
绘理子一愣,转过头,看见鹿安担忧的眼神。
“没什么哦。”勉强整理出一个笑容,绘理子摇了摇头。
鹿安坐在绘理子身边,“不想告诉我也没有关系哦。不过,绘理子,不要勉强自己坐在这里。如果想要出去走一走散散心,或者做其他什么事情的话,就去做好了。”
鹿安不是很会安慰人,但是想要传递给绘理子的心情,这样就足够了。
绘理子漫无目的地游走,回过神来的时候又走到了森林边缘。这时候绘理子的心扑扑地跳了起来。会见到彻吗。
树下没有人。“彻?”绘理子试探地叫了一声。没有回答。
强忍住内心的难过,绘理子转过身,报着最后一丝微弱的希望,期待着第一次那样、被突然出现的彻拍拍肩膀。可是,她只听到了风吹过树叶的声音。
眼泪就要冲出眼眶了。绘理子闭上眼,无数个熟悉的彻从脑海中浮现出来:和自己开着玩笑的彻,在自己假装生气的时候温柔地哄自己的彻,身上有淡淡的青草味道的彻,黄昏时低声地哼唱歌谣给自己听的彻……
“你……迷路了吗。”“彻。透彻的彻哦。”“会有很多鬼跑出来吓你噢。” “只要你想的话。” “……”

滚烫的泪珠终于滑落下来。绘理子站在空寂无人的森林中,像一个小孩子那样号啕大哭。
听着哭声的森林里的树,枝叶轻轻地颤动着。


10.
绘理子回到家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眼泪依然止不住地落下。
鹿安悄悄坐到绘理子身边,“绘理子……”
绘理子终于放弃逞强,将脸埋进鹿安的怀中,呜呜地哭出声。鹿安叹一口气,手指温柔地抚摸绘理子的头发。
“我听说……森林里,住着妖怪。
曾经有一对新婚的夫妇生活在小镇上,他们的生活异常美满幸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女人瞎了。丈夫不见了踪影,女人也不再住在屋子里,据说逃进了森林里……
还有一个被遗弃在森林里的弃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但他从来不在白天活动。晚归的人说,他有着野兽一样凶狠的目光和尖利的牙齿,夜晚在森林里游荡,周身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就像一只幽灵……
我……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鹿安说着,低下了头。
绘理子听着,渐渐地止住了哭泣。妖怪……她想起了彻的话。
“有暗精灵哦。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夜里活动的妖怪吧。”
万圣节的时候,当绘理子提出看看森林里到底有没有妖怪的时候,彻显得异常认真。
那么……彻是不是被妖怪抓走了呢?
还是说……彻就是妖怪呢?


11.
绘理子在小镇中飞奔,穿过了一条条窄窄的巷子,一座座尖顶房子,终于又一次来到了森林。
月光依旧明晃晃的照在那块石头上,还有坐在石头上背对着的人。不,准确的来说……是妖怪。
是绘理子熟悉的背影,却赤裸着上身,头发长到了肩膀。头的两侧,伸长着树枝一样的角。
“彻……”绘理子抽了一口凉气。果然……是妖怪啊。
觉察到了身后的动静,彻转过身。绘理子吓得睁大了眼——彻的眼眸,没有一点光。
“绘理子……?”有些迟疑地开口,声音依旧带着鼻音的软,可是,为什么感觉,彻那么痛苦?
“是我啊。”绘理子强压着心跳,往前走了几步。当看清了彻的脸后,绘理子终于忍不住扑了上去,抱住了彻。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带着哭腔的绘理子把头埋进了彻的肩窝,眼泪再一次冲出了眼眶,滑落到彻的皮肤上。
彻温柔地抚摸着绘理子的后背,“我啊,是不会走的哦。”说着温暖的话,心里却感到一阵剧痛。
你还能见到我,可是我再也看不见你了。
突然间,一阵锥心的痛让彻停下了手。又来了吗……
绘理子惊恐地抬起头,看见彻缓缓向后倒去。
单车在森林里飞驰,绘理子拼命踩着踏板,载着半清醒半昏迷着的彻。
神啊,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吧。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吧!
绘理子忍住泪水,寻找着彻说的那座古寺。啊!看见了!
扶着彻走上台阶,寺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终于……来了啊。”
绘理子顾不上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大声问:“请救救他!谁都好,请救救他!”
一位白发及腰的老人从暗处缓缓走出,俯身仔细地看着彻,“这孩子……来得太迟了。我只能尽力而为。姑娘,请到寺外等候一会儿。”
绘理子冷汗直流,咬紧牙关,踉跄着走到寺庙外。大门关上了,绘理子用力对着里面喊了一声:“拜托了!”
拜托了,彻,请你一定要醒过来啊……!


12.
周围一片死寂。如同过了几个世纪一般,绘理子紧咬下唇,不让眼泪掉下来,不停地祈祷,祈祷。
一直寂静的古寺里,突然发出一声闷响。然后,寺门开了。
白发老人微微喘着气站在那里,“姑娘,请进来。”绘理子连忙起身,只见彻安静地躺在地板上,神情很安宁,好像只是睡着了。
老人说:“我已经把他体内丧失的东西补回来了。可是,还有一点。
姑娘,你是人类吧。”
绘理子点点头,老人微微蹙起眉头,说:“那么,他要么回到树的原形,要么保持人的形态,但无法恢复他的视觉。”
要么回到原形……要么保持人的形态……但将永远无法看见。绘理子的心,如同死去。
咬咬下唇,绘理子的声音有些颤抖:“请……请让他回到原形吧。”
“不,我不要。”一个微弱却坚定的声音传来,彻微张开了眼,浅色的眼睛空洞地望向绘理子,“让我保持现在的样子。”
“彻,你为什么……”绘理子转过头,含着眼泪,看着虚弱的彻努力地睁开眼睛,用手肘支着地,艰难地起身。
“如果回到原形,再过几百年,上千年,我也终究是一棵树罢了。没有人会像这样陪伴我,取笑我,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心爱的人变老,死去……”彻慢慢地说着,摸索着,握住了绘理子的手,“再长的生命……都不会有任何意义。
而我想要的是,你存在的生命……就算看不见你的脸,依然能感受到你的气息,与你一起坐在树下,感受风和阳光,和生命中的喜悦与悲伤……”
老人微笑着,“那么,你清楚你的愿望了。姑娘,我尊重他的选择。”然后起身离去。
而绘理子,早已泪如雨下。
浅色瞳孔的少年躺在少女的身边的草地上,右手轻轻抚摸着少女的脸庞。
风吹过苍绿的森林,树叶发出沙拉沙拉的响声。少年笑了,温柔地,就像以前一样。
“我看到了这世上,最美丽的光啊。”


评论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