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橘】猎人的鹿角

猎人的鹿角。

 

00.

 

  我踏着被雪覆盖的青草,穿过浓浓的迷雾来到这里。

  我看到前方站着一位与我背影相同的少女。她头上枝杈一般的鹿角,依稀闪烁着星点的光芒。

  “你来了,Rin。”她转过头,对着我忧伤地笑。相同的眉眼却有着不同的神情。

  我哑然地望着她。我想伸手触碰她的角,雾却突然浓了起来,浓到在这咫尺的距离都无法看清那对角。

  只有她哀伤空洞的声音在雾中回荡,

  “长着鹿角的猎人……被猎人视作异类,被鹿群视作敌人。”

  我猛然睁开了眼,瞪眼望着头顶苍白的天花板。

  我知道这不是梦。

 

01.

 

  行走在教学楼的走廊里,脸上一如既往没有表情。木然得如同一个人偶。

  没有什么目的,只是不想坐在教室里罢了。狭小的空间里不断有窃窃私语的声音,如同蚊鸣一般让人厌烦。

  晚自习时的走廊异常安静。因为有严明的校纪和惩处规定,没有人会在晚自习期间在走廊走动。而我的运气似乎特别好,从来没有被四处巡视的老师抓到过。

  不知道穿过了多少条走廊。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又一次站在了美术室门口。

  忘记是第几次不知不觉地来到这里了。在我眼里,美术室紧闭的门能够通向另一个世界,推开它仿佛就能看到浩瀚的宇宙。

  然而我始终无法推开那扇门。

  就如那晚我无法触及另一个我的鹿角一般。

 

02.

 

  白天。是我厌恶的白天。

  冬日清晨的阳光固执地赖在窗台上,把我的眼刺的很疼。我伸出手遮挡住那光亮,埋头看着眼前的试卷。纸上的几何图形却被一个眨眼弹出很远。

  嚓啦撕下一张纸。抛开那道解析几何题,黑色水笔仿佛脱离了手的控制般,在纸上画出凌乱的线条。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考场里已经有人提交了试卷。那人路过我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他冰冷而凛冽的目光在我身上剐了一下。

  我冷哼一声,将纸揉成一团。注意力重新回到题目上。呵,千篇一律的解析几何。代入数字,计算,如同标准程序一样熟练而漫不经心。然后起身,交卷。

  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类罢了,连竞争对手都算不上。

 

03.

 

  “Rin,你又是年级第一啊。”前排的人转过身来,带着敬佩的眼神望着我。

  我歪了歪嘴角表示感谢。不过是不想让那些人太嚣张而已,年级第一不是我的目标。

  冬阳让气氛暖了起来,中午的气息令人困倦,教室里的人多半都趴在桌上沉沉睡去。并非是不想入眠,只是不愿再做那个梦。

  不如出门走走。走出教室,扑面而来的清冽空气一下子让我清醒过来。脚步自然地朝那个熟悉的方向走去。

  然而让我始料不及的是,从未打开过的美术室,这一次门居然开了。里面,还坐着一个男孩子。

  他穿着柔软的连帽卫衣,背对我坐着。头发是和我一样的浅金色,柔软地垂在脖颈。美术室的尘埃在阳光下漂浮着,刹那间光线突然变得很白。

  竟有如此清秀的男生。我在内心叹道,但视线下一秒就被他手中的调色盘所吸引。

  这么说,是美术生?

  心中的惊讶和疑惑,让我忍不住跨进了房间。

 

04.

 

  察觉到动静,男孩回过头来,眼眸如同一片安静的湖。

  “你好。”他笑了笑,陌生的脸庞却有着似曾相识的神情。我心中一震,却想不起在哪里看到过这样的笑容。

  “你好。”生硬地回应着,我走到他身边,“你是美术生吗?”画架上的图纸上,用水粉画的一朵向日葵。

  “是啊。”他点头,“中午的时候老师不在,就自己画着玩。”

  明亮的色彩让我有些眩晕。我移开视线,生涩地扯出一个微笑,不知道如何开始话题,于是随意地问道,“你喜欢画植物?”

  只是随意抛出的一个问题而已,却无意间戳中了少年心中的某个点。“嗯,喜欢。这株向日葵是想象着涂鸦的,但是更希望能够看着美丽的植物画画。”

  “哦。”我对少年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句话感到惊诧,顿了顿说,“我家有很多植物,如果有空可以过来。”

  虽说发出了邀请,但意想不到的是,少年会如此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好啊,那么,今天下午怎么样?”

  我怔怔地望着他闪亮的眸子,隔了半晌才说,“好的。”

 

05.

 

  在黄昏的街道上,少年推着单车和我一左一右地走着。第一次和别人一起回家,听着少年说着无关紧要的杂乱小事,不时发出“嗯”“哦”之类模糊音节来应答。

 “过了那么久还没说我的名字呢,”少年抱歉地笑了笑,“我叫Len。”

  Len吗……名字掠过脑海似乎漾起了小小的波澜。但我并没有就此想下去,而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Rin。”

  话落,他惊奇地侧过头打量我。“你是Rin?就是每次都年级第一的那个?”

  “嗯。”我淡淡地应道。每次被提到名字都与年级第一联系在一起,那顶被别人视为荣耀的冠冕却像荆棘一样令我厌恶。

  “这样啊……”Len微微仰起头看着天空,“不过,你看起来没有那么骄傲呀。倒让我觉得挺亲切的。”

  亲切?我小小地诧异了一下。居然会有一天被别人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倒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哦,你也是啊。”忽然就说出了这句话,连自己都被吓到了。对别人,我未曾说过这样的话来。Len闻言低下头轻轻笑了起来,下巴埋入橙色的格子围巾的动作很温柔。

  气氛在柔和的夕阳下变得有些微妙。我将头侧到远离少年的那一边,看着橙黄色阳光在行道树的叶尖上跳动。

 

06.

 

  钥匙插入生了锈的锁孔,旋转两圈半。门是锁上的,果然家里又没人。

  心里并没有失落的感觉。父母的工作不时需要远行,常常出发得仓促来不及告知。停好单车的Len跟在我身后,说着“打扰了”进了房,俯身脱下鞋在玄关处摆放整齐。

  “Rin的家是很清爽的啊。”Len环顾四周,赞叹道。我淡淡地应了一声,青绿的墙漆已经有些斑驳。相比之下,房子外壁的藤蔓蜿蜒错杂,爬满了半面墙壁,倒也算得上生机勃勃。

  “要看植物的话请到阁楼来。”一边说道一边走到楼梯处,Len这才想起来,“噢”了一声,从书包里拿出画册和颜料。

  白色袜子踩上楼梯,古旧的木头发出咿呀的声音。我和Len都有意放轻了脚步,怕惊醒了角落里沉睡着的植株。

  走上阁楼,夕阳从天窗上斜斜地投下一束,空气中扬起的些许灰尘在橘红的阳光中轻舞。“哇。”Len发出了低声的惊叹。就连我,也被这夕阳下陌生而美丽的阁楼打动了。愣了几秒后才发觉没有椅子,“抱歉,请等我下楼去拿。”Len却拦住了我,笑着说:“不必麻烦了,我坐在地上画就好。”说罢便坐下了,展开画册新的一页。我也跟着坐到了他身边,看他带着一抹沉醉其中的微笑,熟练地往纸上一层一层地涂抹起颜料。

  一直很羡慕美术专业的人,能够把梦想、爱好、生活与工作结合在一起。而身为普通国中生的我,却因为学业而被迫放弃自己喜欢的画画。这么想着心情有些沉重,于是我移开视线,望着眼前被染橙的绿色出神。

  栽满植物的阁楼,大概是我心中最柔软的一角。小时候的我,常常与父母在阁楼上一起种下花草。最开始的阁楼是空空荡荡的,后来多了盆青色的小草,再后来添置了长长的花架和陶瓷的花盆。两年前的夏天,父母把墙壁也漆上了青绿的颜色,阁楼看起来如同一座森林。

  不知是不是回到了阁楼的缘故,我逐渐感到困倦起来。

  眼前,又出现了那个长着鹿角的少女的身影,在雾中若即若离。

  我想要奔跑,双腿却如同陷入沼泽一般无法移动。

 

07.

 

  再次有了模糊的意识的时候,我感到肩膀一阵酸痛,头却意外地很柔软。过了一会儿终于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靠着Len的肩膀睡着了。

  有些慌乱地与Len拉开距离,看见他温柔地眯起眼对我笑,“你醒了啊。”

  “嗯。”不敢对上他的目光,就这么靠着人家的肩睡着了实在是一件很丢脸的事。耳朵竟然有些红热,并不像是刚刚睡醒的那种。

  什么啊。虽然平时总是一副很冷静的样子,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多少都会有点害羞吧。自己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啊。

  胡思乱想的时候,却无意间瞟到Len看我的眼神,仿佛像一道电流一般,震得我的心微微酥麻。“你干嘛。”嘴硬地质问道,内心却越来越不自然。

  “没事啊,”他歪着头笑,“我只是突然发现,你仿佛是个女孩子。”

  干。我扬起微笑对上他纯良的笑脸,下一秒拳头就狠狠地落在他的腹部。Len吃痛地叫了出来,然后与我对视一眼,一同大笑起来。笑声如同一道道温暖的光线,感染了整个房间的空气。

  那一刻,我感到久违的轻松。

 

08.

 

  某一天晚上,我疲倦地倒在床上将头埋进枕头。写完作业后的大脑被塞满了数字和公式,让我急切地想要放松一下。于是翻开手机上了推特,首页在指尖的滑动下不断显示着好友最近的更新。突然,一副熟悉的画映入眼帘。是Len那天来我家的写生。

  那条原推特的推主,名字叫Len。我的心怦怦跳起来,点进他的微博快速地浏览着。果然,有他画册上的画。但更多的是我从未见过的、但知道是用“数位板”的工具画出来的图画。绚丽的色彩一如第一次看到的向日葵,让我眩晕。

  每张画下面都有许多人的评论和转发,不断看到“加油哦,Len君”“最喜欢Len君的画了,请继续画下去”之类的话。四位数的粉丝让我不敢相信。

  这是Len……?那个在我身边的平常人Len?  

  我想起自己的推特。仅有的几条推,也相隔了几个月,多半都是日常琐碎的小事罢了。更别提被别人关注了。

  在另一个世界……Len、原来是那么闪耀的人物。

  我忽然感受到铺天盖地的失落感。 

  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骄傲,突然就被这个差距击溃。轰然崩塌。

  Len,才是最适合那对鹿角的人吧。

 

09.

 

  “Rin酱好像心情有点低落哦。”Len趴在我身边的桌子上,湖蓝色的眼睛望着我闷闷不乐的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家伙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了一个奇怪的谓称。

  “没事。”我拿出平时的冷淡态度对他,只是不想表现出来自己的失落。

  “诶——?”拖长了尾音的语气上扬着,“Rin酱不会是生气了——?谁惹你了?我帮你教训他好不好?”

  我侧过头看着那张努力讨好自己的笑脸,僵持了几秒后无可奈何地放弃了。真是没办法对你生气呢,Len。

  “那天看到你的推特了。”直接地说出原因,仰起头看着空白的天花板,“所以,跟Len比起来,我大概有点自卑呢。”

  “呃——?”Len显然没有跟上我的思路,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了他的疑惑。

  我笑了笑,“一直都忘记告诉你了,我也喜欢画画。”

  那份喜欢的心情,大概不亚于你吧。

 

10.

 

  画画这件事,我想放弃了。

  既然无法坚持下去,就应该早日丢掉啊。我撕掉了自己保留下来的画,长着鹿角的美丽女孩,终究变成了一张张碎片。

  我咬着唇望着她破碎的脸,然后尽数扔进了墙角的废纸篓。

  还不至于哭,呢。

 

  “Rin?你在做什么啊?”Len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身体一震,然后不假思索地转过身,飞快地跑出教室。

  不要停,Rin,不要停。否则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不知跑了多远,我终于来到一栋楼的天台。双腿一软坐在了地面上。因为忍着眼泪而发疼的喉咙,此刻也没有那么酸胀了。我喘息着,心跳一下一下地撞击着耳膜。之前的难过感觉,又一点点回来了。

  像在一片深海,无论如何都无法逃脱不了冰凉的海水。只能看到微光从遥远的头顶传来,我却早已无力游出那片幽囚的海域。

  “不要——”我终于无助地哭了起来。身后,却突然传来温暖的触感。

  “Rin。我在这里啊。”

 

11.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呢。Len。”

  “就像第一天你找到我一样啊。对我来说,知道Rin在哪里,好像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我不语。身边的金发少年暖融融地笑起来,伸手揉了揉我的头。

“Rin是个笨蛋哦。”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了,想要反驳却被Len抬起手捂住了嘴,“听我说嘛,Rin。”

“如果Rin想要放弃画画的话,我也不会阻止你。

  但是,我会一直画下去的,带着你的梦想,一直画下去。

  对于国中生来说,学习的确是再重要不过的事情了。Rin自己也是清楚的吧?

  所以,画画只是暂时的不可以。到了大学又可以继续画了哦。我可是很期待和你一起画画的呐,真希望可以走到那一天呢。” 

 

  我踏过覆盖着雪的草地,穿过浓浓的迷雾来到这里。

  头上的鹿角如同枝杈一般,不时挂到树上的枝叶。

  雾悄然散去,我看见面对着我的雄鹿,金色柔软的绒毛和湖水般澄澈的眼,倒映着整个世界的美好。

  “Rin。欢迎回家。”

  耳畔响起的,是Len沙哑动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评论
热度(5)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