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党】千钧一发

 -

  天月只是感到有些无聊而已。除了“无聊”似乎也找不到别的借口让自己比平时早回家。

  出了图书馆后,天月穿过一道又一道长长的走廊走出教学区。操场上还有很多学生在打球,天月眯起眼对着篮球场看了看,却没有找到太郎的身影。

  嘛,说是视力5.1原来还是有变弱不少啊…天月莫名地有了一些失落感,想到曾经骄傲地对太郎说“只是觉得很酷所以戴眼镜了”这样的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平光镜片需要加点度数了。

  思绪在黄昏的阳光里变得很杂乱,天月轻轻叹了口气走出了校门。

  身边少了那个特别吵闹的家伙,果然还是有点不习惯。

  天月将耳机连到手机上塞进耳朵,瞬间空气中开始流动轻快的音符。这首歌好像跟太郎一起在卡拉OK里面唱过吧——天月有些记不清——毕竟跟他一起唱过的歌太多了。记得最清楚的是《脑浆炸裂少女》,可以用天衣无缝来形容的合作…大概。

  当时唱完那首歌之后在场的其他朋友都鼓了掌叫了好,自己还跟太郎干杯以示庆贺来着。天月沉浸在回忆里,微微笑了起来。竟然,都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是有多久没和太郎一起回家了呢,天月这么问自己。对方在放学铃响起的时刻对自己说“今天有事要去找soraru桑,所以天月就一个人回去吧”,然后就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走掉了。

  虽然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可是还是有点点不安心感,真是要命。天月心中涌起一股对自己的不信任感,然后又企图以“不过是习惯了而已”这样的借口抑制这种感觉。

  拐入一条窄窄的小巷子,突然有人从背后用黑布蒙上了天月的眼睛。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感受到了一阵击在腹部的痛感。

  天月“啊”地叫了出来,紧接着意识到自己被袭击了。挣扎着想要撕下眼睛上的步,却抵不过对方的力气,双手也被扭到背后用绳子捆了起来。

  “你这小子很嚣张啊?嗯?”一个粗鲁沙哑的声音在天月耳边响起,头发被那人狠狠地揪住了,“我看上的女人,你也敢搭话?!”

  天月努力在脑海里搜刮,好像是有一个女生今天中午问了自己在看什么书。天月当时并没有多在意,于是理所当然地回答了。可是…

  “是她先跟我讲的话…"话音未落,肋骨上又挨了一拳,“住嘴!她也轮得到你指责!”另一个声音恶狠狠地训斥道,天月咬着下唇忍着身上的剧痛。

  “呵,还挺倔的。”第一个声音嘲讽地说,“你们都给我听着,要打到他——嗷!”趾高气昂的声音却突然吃痛地叫了一声。天月感觉到了气氛变了,不由得也紧张了起来。

  只听见打架的声音,不断有人重重地摔到地上又冲过去,空气中混杂着怒吼声和尘土的味道。然而始终没有拳头落到自己身上,那个来人似乎把黑道注意力转移开了。天月还在胡思乱想着,突然感到双手被解开了,然后被甩上了一个人的背部。熟悉的味道让天月倒抽一口凉气——太郎?!

  然后那人开了口,“这人是我看上的,你们也敢动?”果然是太郎的嗓音,语气里带着平日没有的怒意和霸气。然后太郎低声对天月说了一句“抱紧我”,便换了个方向开始飞快地奔跑。天月努力抱紧太郎的脖子,听着太郎喘着气转过了一个弯,然后终于停了下来。

  双脚站到地面上后,黑布也被轻轻松开了,天月看到太郎垂下的眼帘,“对不起。”太郎这么说道,声音很干涩。

  “不是太郎的错——"天月争辩道,却突然被太郎紧紧地抱住了,“对不起,没有照顾好你。”是哽咽着的声音。

  “如果今天跟soraru桑聊得再久一点,就没办法救你了。对不起。

  “以后不会再留你一个走了。对不起。”

 有凉凉的液体落到天月的脖颈上。哭了吗,太郎。

  “是小孩子吗,笨蛋。”

  天月捧起太郎的脸,轻轻贴上太郎的鼻子,“都说不是你的错了。不管怎么样,还是救了我啊,太郎。”

  太郎睁开眼,隔着泪花看到天月温柔地笑著。突然就扑哧一声笑了,伸手揉乱了天月的头发。

  “跟着我学跆拳道吧,我可是黑带喔。”

  “不用了,我有你就够了。”

  天月笑著这么回应道,黄昏的阳光洒在两人的头发上,如此温暖。


评论(2)
热度(15)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