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tin】赤色修行。

赤色修行。

 

-

 

【上】

01.

 

  初春午后的空气混杂着刚下过雨的潮湿气息和樱花的清香味,让人觉得十分舒适而不免产生倦意。因为趴在桌上午睡醒来后脖颈会产生酸痛感,红叶于是走出教室。天台上的凉风有些清冷,正好将睡意拂去。

 

  红叶俯身趴在天台的栏杆上,头发垂下来拂过脸庞的感觉有些痒。无心整理被风吹乱的发丝,红叶只是望着学校的景物发呆。

 

  不知道还能看多少次呢。内心有个声音叹道。不知不觉已经升入高三的红叶,提前开学了一周却依旧存留着不适应感。楼下隐约传来笑声,红叶用余光看到三三两两的人群走入教学区。啊,说起来今天高一新生就会来了吧,——不过好像跟自己也没多大关系了。

 

  现在自己所要关心的,只不过是九个月之后的那场考试而已。而在这九个月中,只需要沿着那条路走罢了。就像一部只有黑白影像的胶片,静止的,沉默的。

 

至于走到哪里呢,红叶也不知道。或许会走到黑暗深处吧,就像被囚禁在深海的巨大鲸鱼一样,得不到光的救赎。

 

 

“红叶桑,想去社团里帮忙招揽新生吗?”——前座转过头这么问道。

 

“不了,没什么兴趣,”红叶顿了顿说道,“很抱歉。”

 

02.

 

每年刚开学的时候,各个社团都无比活跃。放课后,Akatin被同班的石敢当拉去参加社团的宣传活动,收到了无数份热情洋溢的笑脸和制作精美的宣传册。Akatin逛了一圈之后却感到提不起劲,于是独自一人坐到一边,百无聊赖地翻看着那些册子。

 

然而Akatin很快发现不止他一个人没有投入到社团活动中去。对面的石阶上坐着一个女孩子,看样子也是被同学拉来的。她正在埋头写着什么,纸垫在大腿上。大概是功课吧——Akatin这么猜测道。偏向暗红的长发垂下来,几乎把脸庞全都挡住了。

 

真是用功啊。Akatin这么感叹道。那人却仿佛感受到自己的目光一样抬起头来,正好对上自己的视线。Akatin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个面容十分端正的少女,随即慌忙别开了头。不管怎么说盯着别人看都是不礼貌的吧。

 

当再次转回头的时候,那个女孩已经再次低下头写着功课了。然而那一瞬间的眼神交汇看到的暗红色眸子,却仍留在Akatin脑中。就像压抑着什么似的,Akatin不知为何这么觉得。

 

 

“Akatin桑不喜欢参加社团吗?”石敢当抱了一堆参与活动得来的奖品和零食,兴致勃勃地坐到Akatin身边。

 

“啊,没什么兴趣呢。非常抱歉。”Akatin歉意地笑了笑,接过了对方递来的可乐。

 

03.

 

  红叶一如既往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托着脑袋思考着题目,随后潦草地在纸上写下答案。逐渐习惯于大量繁杂的练习之后,红叶不再觉得功课是一种负担。然而她也并没有所谓“发现了乐趣”一般喜欢上了学习——习惯了,仅此而已。

 

  前座的闲聊声细碎地传入耳朵,隐约捕捉到“新生”“联谊”之类的字眼。每年升入新高三的学生都会邀请高一新生一起,在下午活动课开展迎新活动——虽然是一直保留下来的传统,但无非也就是唱唱歌罢了。

 

  下了第二节课后,高一C班的新生陆陆续续来到了高三C班。周围洋溢着兴奋的气氛,已经有同学站到讲台上主持。红叶站在课室角落,漫不经心地打量着面前陌生的面孔。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年轻男孩子的声音——

 

  “学姐,我们之前好像见过。”

 

  尾音微微上扬。红叶愣了愣,转过身去。有些眼熟的赤发男孩微笑地望着自己。

 

04.

 

  Akatin并不意外地看到女孩子的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惊讶。

 

“那天在社团招新的时候……”微笑着解释道。对方随即记了起来,点了点头。眼神依旧冷淡,只是出于礼节抿了抿嘴算是微笑。

 

“我叫Akatin。”

 

“……雨月红叶。”

 

是女孩子少有的低声线。配上稍稍遮住了眼睛的刘海以及长到腰际的红色长发。Akatin想,果然与上次见到一样帅气呢。名字却有意外的温柔感觉,相比别人真是有些独特。

 

“那么,雨月学姐,以后请多指教。”Akatin微微低了低头,听到对方懒懒地回答了一句“好的”,内心莫名地充满了成就感。

 

 又围观了一会儿,学姐们邀请高一学弟上讲台唱歌。Akatin被众人推了上去,却也并没有推辞,笑着接过了话筒。在众人面前唱歌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害羞的事情。

 

 “那我就随便唱唱啦w!”Akatin的问句瞬间被一片高涨的呼声淹没,他笑笑,下一秒就从喉咙里爆发出野兽嘶吼一般的高音。

 

05.

  如同从动脉中喷发出的鲜红血液。

 

  床头闹钟的指针散发着微弱的绿光,时针缓缓指向12。早已过了平时入睡的时间了,红叶却依旧毫无睡意。空洞的脑海中一遍一遍地回响着Akatin的歌声,实在是令人震悚的音域。除了鲜血,红叶想不到别的描述。

 

  原本已经被习题折磨得疲倦不堪的大脑此刻却异常清晰,合上书本之后所有的数字都变得模糊。红叶感到有什么东西被压在心底,叫嚣着想要冲出来,然而只能发出低沉的单音节。

 

  赤色的头发与灿烂的笑脸。还有那嘶吼一般的高音。“Akatin”这个奇怪的名字与头脑中的影像渐渐重合。究竟是怎样的男孩呢,红叶将双手交握在胸前,却感到了不同于平日的力量。在寂静的胸腔里,心脏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动着。

 

  深夜睁开眼所见的世界,仿佛并非只有黑暗。

 

06.

 

  又下了一夜的雨。难得早起一次的Akatin独自站在寒冷的站台,围巾因为呼吸而带上了轻微的温暖湿气。早班电车缓缓从笼罩着雾气的铁轨上驶来。见惯了总是挤满了人的电车,Akatin对空荡的车厢感到惊奇。

 

  电车车门缓缓打开,Akatin上车后一眼就看到那张熟悉的侧颜,似乎出神地望着滴水的窗玻璃。“雨月学姐?”试探地叫了名字,对方转过头看到自己后,竟然微微地笑了笑。尽管弧度很小,却依旧不同于前日敷衍的微笑,Akatin有些受宠若惊。

 

“学姐每天都那么早吗?”坐到红叶身边后,Akatin扯出一个话题。

 

 原本以为收到的答复一定十分简短,想不到红叶却用了一个句子来回答。“嗯,早上的记忆力比较好。”

 

 哇,学姐居然也能一次性说那么多话。Akatin在心中默默表扬了自己一下,然后很快又转移到了新的话题上。聊起天来发现红叶也不是想象中那么难相处,相反地,平淡的语气让Akatin感到对方十分沉稳。尽管多少有些词内容是自己所听不懂的,但也并没有影响到交谈。

 

 平日感到兀长的二十分钟车程,今天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直到红叶的头发被阳光铺上薄薄的金色,Akatin才发现窗外的天空已经透出了隐约的蔚蓝。心情不觉受到鼓舞,Akatin抿了抿嘴下定决心,抛出一个大胆的问题。

 

 “晚上也能一起搭电车吗,学姐?”

 

 不出意料地,红叶点头答应。Akatin小小地在心里欢呼了一声,之后的一整天都感到心情无比愉快。

 

07.

 

  原子笔在草稿纸上已经演算了十分钟,却依旧没算出任何一个选项中的答案。红叶不觉懊恼地甩开笔,数字和公式将大脑挤得快要爆炸。

 

  戴上耳机后靠在铺着白瓷的墙上,头部微凉的感觉让人放松。疲倦长久地蜷留在身体中不愿离去。果然已经超负荷了。

 

  “我也想唱歌啊。”

 

  心里一个声音这么说道,一遍一遍,重复不休。又想起联谊会上Akatin的歌声,却因为被回放了太多次而有些模糊。

 

  再怎么清晰的记忆,也是会改变的吧。红叶闭上眼,抽屉却传来手机的震动。

 

  推上的Line通知。“学姐在忙吗?”——是Akatin发过来的。

 

  “嗯。”简单地敲了一个字,手指关节因为长时间握笔而微微酸胀。红叶想象着Akatin无聊地低头摆弄手机的样子,高一生果然还是很空闲啊。

 

  那边还没回复。红叶也没在意,估计是和同学打闹起来了吧。

 

  自从和那家伙一起搭乘电车之后就熟起来了。每天早上都会展开的笑颜,呼出白色水汽对自己说的“早上好”。下车的时候永远是跳下去的,然后再回头望着自己。要不就是制服的领子翻在里面,要不就是扣子忘记扣。喜欢喝罐装饮料,手很修长很好看。

 

  好像很在意这样的细节呢。

 

  意识到这点后红叶有些不安,明明是该一心努力的时候为什么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混蛋。然而这个念头越想甩开,却反而黏得越紧。自己如同被困在密不通风的狭小空间里,窒息的感觉一点点从细小的毛孔里渗进体内。

 

  手机又一次震动起来。“这首歌很好听呢。”附在后面的,竟然是自己刚刚过去的一秒前还希望听到的,Akatin的声音。

 

  红叶摁下播放键。熟悉的安定歌声从耳机传来,却让自己头一回有了流泪的冲动。

 

  所有的力量都溺亡在了歌声里。

 

08.

 

  周末。父母都去加班了,Akatin一个人趴在书桌前,懒洋洋地刷了一会儿推特,突然传来Line通知。

 

  “早安。”Akatin揉了揉眼确信自己没看错。向来只回一个“早”的红叶,今天居然发了“早安”,看来心情挺不错嘛。

 

  Akatin摁下录音键,“哦哦学姐早安——!”一如既往充满元气的声音。

 

  “今天家里没人w”那边很快回了过来。居然还用上了w而不是句号,Akatin觉得帅气的红叶突然变可爱了。

 

  “啊那么巧?这边家里也没有人w”依旧是语音消息。

 

  过了两分钟才传来新的通知。红叶这次也发了语音过来,Akatin一边自言自语道“简直可以破纪录了”一边点开听。“有点想出去玩。”

 

  “噢噢噢——?!好啊!太过用功也不好啦w”语气还真是兴奋,虽然自己天天都在外面玩。

 

  “……嗯。那你想去哪。”

 

  Akatin懵了。回放两遍确定自己没听错之后,忍着怦怦跳起来的心,有些迟疑地问道:“学姐的意思是,和我一起?”

 

  “不然呢。”这次换回了文字和句号,Akatin简直能够想象红叶说这话时镇定的表情,转瞬才反应过来自己确确实实被邀请了。Akatin欢呼一声蹦到床上,抱着枕头滚来滚去,开心得简直要飞起来。

 

  根本想不到学姐会主动邀请自己,明明看上去一脸冷淡但确实是个温柔的人啊——噢噢噢噢———!!!

 

  翻滚了三五分钟Akatin才冷静下来,然后发现忘记回复红叶了。手忙脚乱地道了歉之后,认真考虑起去哪玩比较好。

 

  “新开了一家很不错的烤肉店,一起去吧?”

 

09.

 

  红叶到了Akatin所说的那个车站时,发现对方已经等在那里了。

 

  “真没想到会被学姐叫出来玩耶。”见面第一句话便是这个,Akatin眼睛亮亮地看着自己。

 

  红叶笑笑,“找Akatin桑出去玩的人应该很多吧。”

 

  “还好还好啦。”Akatin挠了挠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如果今天有人叫我去玩的话,我会推掉的。毕竟学姐心情那么好,当然要奉陪。”

 

  这家伙挺会讲话的。红叶被逗得笑起来,身边的Akatin也跟着笑了。没有想象中的尴尬气氛诶,Akatin感到庆幸。

 

  很快就到了烤肉店。见到客人,穿着干净制服的店员便上来招呼。还没到午餐时间因此店里空落落的,红叶感到有些不自在。Akatin倒是十分自然地点了餐,接着店员将询问的目光转向了自己。

 

  “和他一样。”红叶很少吃烤肉,于是直接跟Akatin选了同一款。烤肉很快上来了,Akatin拿出手机笑盈盈地拍了张照片。“发送推特——BIU!”虽然很孩子气,但是意外的可爱。红叶低头刷新,看到了刚刚的照片。

 

  “和红叶学姐在吃烤肉!很开心哦!ヽ(*´∀`*)ノ”

 

  红叶抬眼,对方已经兴高采烈地挥舞着刷子给烤肉涂上了厚厚的酱汁。还真是有点香呢。

 

  手机叮了一声,Akatin放下刀叉拿起手机,看见红叶的回复:“ヽ(´w`●)ノ”抬头却看见红叶面色平静地坐在自己对面切着烤肉。明明刚刚才发送了可爱的颜文字耶……

 

  Akatin稍稍脑补了一下做出这个表情的红叶。————天啊,学姐好萌————

 

09.

 

  尽管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但和Akatin一起出去吃烤肉的那天还记忆犹新。撒上孜然和黑椒后的烤肉,味道真是十分美妙。然而红叶记得最清楚的,却是吃完后一起散步的场景。

 

  Akatin提出要送自己回家,于是之后便沿着电车轨道一路走回去。尽管还有些凉,但因为Akatin的笑容让整个人都感到十分温暖。依旧是对方讲的话多,比自己高一点点却依旧像个小学生一样喜欢做夸张的手势。讲的无非都是日常小事,但是自己浮躁了几天的心却因此平静下来。

 

  是令人安心的感觉。

 

  红叶不清楚自己对Akatin报着什么样的感情。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不敢面对。两岁的年龄差像一条不深不浅的沟壑一样摆在自己面前,一面害怕着摔入深渊一面却又想要跨过去,何况最重要的Akatin的心意也没有确定。

 

  无意间看到一句话,“喜欢一个人就会觉得那个人也喜欢自己。”红叶觉得自己被说中了。Akatin身边不乏女孩子,从来都不,但是红叶一直觉得他对自己似乎比对别人要特殊一点。然而这只是自己的“觉得”罢了,只有Akatin一个人知道事实是怎么样的啊。

 

  好麻烦。红叶倒在床上抱住枕头,被困意拖入了沉沉的睡眠。

 

10.

  Akatin的头发不知不觉已经长得很长了,碎碎的垂在脖颈上。

 

  曾经敢当桑问过自己为什么不剪头发,当时只是回答了“因为懒得”。真实的理由则是三个月以前,红叶说了一句“觉得长发很帅气”这样的话。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是Akatin记住了。即使每天都会见到,自己了解的红叶的喜好却依旧很少。于是Akatin开始把头发留长,想着“应该也会有点帅气的感觉了吧”。

 

 现在呢,认识红叶已经四个月了。时间短得就像眨眼一样。现在没有刚认识时联系得那么多,红叶的学业越来越紧,Akatin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就只好做到不打扰她的学习。高三晚自习的时间也延长到了九点,所以只有早上还同红叶一起坐电车来学校。

 

 “红叶桑请注意身体,不要累坏了哟。”吃完饭后Akatin发了条简讯过去。不知不觉间称呼已经省去了“学姐”,初次听到这个称呼时对方也只是挑了挑眉,但并没有提出异议。Akatin在内心窃喜,之后便一直这么叫了。

 

 隔了一两个小时对方才回复了一句“好”。Akatin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速度,并没有失落感。这两个月Akatin也稍微用功起来了,先前让自己头疼不已的国文和英语现在已好了很多。

 

 是红叶带给自己的力量吧。Akatin想。会继续努力下去的,不管是哪一方面。

 

【下】

01.

 

  夏天随着屋外的藤萝一起蔓延着爬到窗口,炎热的气息一点点从墙壁里渗入。

 

  好在已经放暑假了。红叶回到自己的故乡——说是这么说,但离上学的城市,其实也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故乡的房屋是从江户时代保留下来的传统日式结构,外墙被层层叠叠的青藤覆盖。因为临着山的缘故,气温比城市里凉爽许多,可以静下心来学习。

 

    然而现在不能天天见到某个人了。如今每到月明的夜晚,红叶就会感到惆怅。用“暗恋中的少女”来不恰当地评价自己,有种黏糊糊的感觉。之前果敢利落的帅气学姐,居然也会有今天啊。

 

  与Akatin的关系依旧像原来一样,每天也会聊聊天,这是唯一让红叶开心的事情。自从清楚了自己的感觉之后便小心地维持着这样的关系,不敢靠近一步,也不至于远离。虽然不止一次想要向Akatin坦白自己的心声,但终究缺少一点勇气。

 

  慢慢来吧。说不定哪天喝醉了就大胆地说出来了呢。红叶苦笑,回到了题海中。

 

02.

 

  “今年、将于、8月15日、举办、第一次、夏日祭。”

 

  红叶断断续续地读出公告栏的通知,并未感到多么兴奋。高三生对于夏日祭只剩下一个模糊的概念,大概那一天也会留在家里学习吧。

 

  尽管如此在夏日祭当天母亲还是拿出了往年的浴衣,因为压在箱底而起了折痕。红叶皱了皱鼻子,不好意思拒绝母亲,也实在不太想去,真是难办啊。胡乱扯了一个“你们先去吧,我等等就来”的借口,让父母先走了。然而只过了十分钟左右,门铃就响了起来。

 

  “是忘拿东西了吗……”红叶嘟哝着拉开了门,看清来人后却被吓了一跳。“Akatin桑——?!”

 

  “是我啊,红叶桑。”站在门口的少年穿着深蓝浴衣,赤发已经长的可以被束在脑后了。Akatin像以前一样对自己笑着,“不去夏日祭吗?”

 

   真的是Akatin啊。喜悦一阵一阵地涌上来,根本没有办法拒绝邀请,“啊,好、好的。”红叶请Akatin入了玄关,便回到房间砰地关上房门。空空的房间里,自己的心跳大得吓人。

 

  Akatin居然来找我了……燥热涌上身体,占据了红叶的大脑。调整呼吸冷静下来后,红叶甩甩脑袋,换上了浴衣。浴衣是深红的,与Akatin的那件意外地般配呢。

 

  红叶满意地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而后走出了房间。

 

  “那、我们走吧。”

 

03.

 

  “小心点哦,红叶桑。”走在拥挤的人群中,Akatin回头望望红叶,叮嘱道。

 

  “知道啦,我比你还年长耶。”红叶回击着,然后想起来一个问题,“说起来,Akatin桑为什么会突然过来?”

 

  “啊啊……?”对方困扰地挠了挠头,仿佛过来是一件不需要理由的事情,“因为很久没见了啊。”

 

  脱口而出的答案呢……红叶低下头掩饰住眼底的笑意,果然还是有点想我吧。

 

  小孩子举着糖葫芦从身边跑过去,快乐的笑声落了一路。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小吃的香味,用毛笔写着“鲷鱼烧”的红色灯笼在风中微微飘荡。Akatin买了一个棉花糖,吃得整张脸都埋了进去。其实也挺好玩的嘛。红叶也被周围的气氛所感染,脸上浮起了微笑。

 

  “快天黑了。”Akatin说,“真期待今年的花火呀。”

 

  “是啊。”红叶应道,心中却在想着,说这话的Akatin是什么用意呢?内心滋生起些许期待,而另一个想法却抑制着这个不真实的念头。

 

  时间在等待中走得很慢,天幕终于一点点落下来。人群不再走动了,聚集在一起,热闹地谈论着今年的夏日祭。

 

  花火终于升起,盛大地绽放在夜空中,散开的五彩光点落在了人群里,人群随着嘭嘭的声音沸腾起来。一朵又一朵的花火,Akatin却只是站在红叶身边安静地望着,微微带着不同于以往的落寞神情。他侧过头望着红叶,红叶的心紧张起来,然而Akatin只是淡笑着没有说话。

 

  不知为何,红叶觉得Akatin的笑容有点哀伤的味道。

 

  明明在盛夏,红叶的手却如同冰一样。很凉。

 

04.

 

  暑假过去之后的学期格外繁忙,红叶的心思也转移到了所谓“正规”的学业上。课室里不再散落着笑声,所有人都开始埋头进行最后的冲刺。气氛一天比一天紧张。

 

  红叶收起了一切会让自己分心的东西,包括手机。于是和Akatin的联络自然就断了,连早上也不一定一起搭乘电车。偶尔在校园里遇到Akatin,也会打个招呼,但Akatin并不像以前那样随时笑着了。红叶看到他的几次,他都一个人在慢慢走,看到红叶之后眼睛会闪过一丝熟悉的光,然而很快就黯淡了。

 

  像水消失在水里。红叶抑制住了想要搭上他的肩膀同他聊聊天的愿望,想,也该放下了。

 

05.

 

  当校园的地面被落叶覆盖时,红叶才发觉秋天来了。

 

  夏天就这么结束了。也没有多么强烈的感觉,只是有一丝淡淡的遗憾在心底漾开。红叶放下手中的笔,望着窗台上的一片落叶发呆。

 

  又想到了和Akatin一起参加的夏日祭,果然还是存留着那么一点、不知怎么说清的微妙感觉。像是遗憾,像是不舍,又像是微小的希冀。

 

但是还能够怎么样呢,夏天的故事已经结束了啊。

 

已经结束了啊。

 

叹息在空荡的科室里回响,如同挽歌。

 

06.

 

  微凉的空气让红叶把手放进了开襟衫的口袋里,清晨五点半的天空还带着深深的群青色。

 

红叶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景色,在家门前的路灯下一边踱步一边背书。忽然有个声音从身后响起。

 

  “红叶桑,早上好。”

 

  愣了一下后,红叶缓缓转过身去。看到赤发少年微笑着站在自己身后。

 

  就像第一次见面时一样。

 

“你怎么……”红叶惊讶地开口,却被Akatin打断了,“生日快乐。”

 

啊。原来今天是自己17岁生日。红叶这才反应过来,语气平缓了,却依旧掩藏不住惊讶,“Akatin桑为什么会记得那么清楚……连我自己都忘了……”

 

“因为,”Akatin歪了歪头,淡淡的笑意从嘴角溢出,“我喜欢你啊。”

 

07.

 

Akatin看着表情依旧很平静的红叶,苦笑了一声,继续说:

 

“ 认识你那么久,除了每天一起搭乘电车,出去玩过一次,就没别的了。红叶桑总是给人一种淡淡的感觉,语气也好,笑也好,都不会很过分。自己却像走着完全相反的方向,高亢的语调和热情的笑容。虽然红叶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感觉,但是我一直都害怕着被嫌弃或厌恶。所以,一点点小事都会让我感到很开心。

 

你还记得那次吗,我在电车上打了一个喷嚏,然后身边的红叶桑就这样伸出手来,表情平静地把我的扣子扣好。当时我超级感动,想着红叶桑你果然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

 

夏日祭那天,鼓起勇气来找到你。但是,却依旧没有勇气对你说出自己的心意。一直都很胆小呢,我。”

 

Akatin抬起头来直视红叶,眼角似乎有泪光,“今天终于说出来了,谢谢你能听完。请尽快忘掉吧。”然后转过了身,就要离开。

 

 “就这样走了吗。”红叶的声音不大不小地响起,Akatin愣在原地,“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说。”Akatin垂下眼帘,抑制着自己声音不要颤抖。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诶……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Akatin正要回想起来,听到红叶有些沙哑的声音。

 

  “我只是想知道,是谁喜欢谁比较久一点。”

 

夏日祭的花火,终于再次盛开了。

 

08.

 

  手机在床上里震动起来,Akatin点开line通知。

 

  “Tin桑,我收到录取通知书了。”是红叶。紧接着又传过来一条新通知。

 

  “谢谢tin桑一直鼓励我,给我曾经一度以为就这样灰暗下去的高三涂上了耀眼的赤色。真的非常感谢。”

 

  少有的语气呢。Akatin摁下语音键,“见外了哦,红叶桑。对男朋友就不要再说谢谢之类的话了吧。”

 

  “是——”那边也发了语音过来,红叶拖长了音,然后低低地笑起来,“很久没一起出来玩了啊。”

 

  “诶诶——!要出来玩么!”Akatin兴奋地一下子坐了起来,“在哪里见呢!”

 

  “总之你先下楼吧。我很快就到了。”

 

  Akatin答应着挂掉了电话,急匆匆地换上耀眼的红色外套,穿好鞋子拉开门,下一秒就惊喜地轻呼起来——暗红色长发的少女站在门外微笑,穿着与自己颜色相同的大衣。

 

  “总觉得在这方面,我才比较像男朋友吧。”

 

-END。

 

 

 

 


评论(2)
热度(25)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