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futin】睡醒之前。

BE。

OOC严重。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


-


  课室靠窗的那一列座位上,白发少年安静地埋着头写字。在教室门口的Akatin看见少年之后有些紧张,轻轻叫了一声:“Mafu。”

  Mafumafu像是没听到,依旧埋着头写着自己的东西。

  “Mafu君。”Akatin抬高声音又叫了一声,课室里已经有其他同学将目光投向了Akatin,带着意味深长而不怀好意的笑容。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的mafumafu抬起了头,看到Akatin后微微睁大了眼,起身往教室外面走去。

  “有什么事呢。”没有带上称呼,Mafumafu习惯性地抬起右手摸着后颈问道。

  Akatin准备好了的话又忘记了,尴尬地发出“呃——"的长音。Mafumafu好看的脸上露出了不悦的表情,“没有事的话为什么要跑来课室找我呢。”语调冷淡没有起伏,Akatin想要解释,抬起头却看不清mafumafu的脸。

  “这种感觉很讨厌你知道吗。真是迟钝的人啊…"mafumafu的脸带着冰冷的表情往后退去,声音空洞,如同在一个狭小黑暗的空间里回荡。Akatin只觉得巨大的悲伤朝自己涌来,泪水掉落了下来,喃喃着mafu的名字蹲下身捂住耳朵。然而那句话却以越来越大的音量重复着,像是千万个mafumafu同时在耳边讲话一般。

  忽然感觉到耳垂上温热的液体。Akatin猛然睁开眼,发现刚刚所见的不过是个梦。然而自己竟然真的在梦中哭泣,心跳也以不寻常的速度在胸腔里快速地跳动。

  “mafuma…"Akatin低声呼唤mafu的名字,却突然被一个事实击中了头脑。

  从昨天起,和mafumafu就已经分手了。

  从昨天起,就不再是mafumafu的恋人了……

  如同被狠狠打了一拳似的,Akatin呆呆地躺在床上。回想着昨天mafumafu说过的话,脑海中依旧存留着不真实感。

  只是一个梦吧,并不是真的分开了……对吗。

  像是要求证一样,Akatin打开手机,却看到不再熟悉的mafu的头像,和被自己换成了“mafumafu桑”的备注。最后的记录是mafumafu发来的“再见”。

  比梦境中更为巨大的悲伤像浪潮一样包裹住Akatin,铺天盖地,无法呼吸。没有眼泪涌出来,却比哭泣更加哀恸。


  昨日中午十二点整,一周没有联系的mafumafu发来一条line。“终于能够和好了啊。”Akatin这么想着,欢欣地点开来看。

  “好像很久没有和你这么讲过话了吧,可能tin桑会觉得我态度不太好。对不起。”

  正要打上“没有关系”,对方却又发来一条。Akatin的呼吸一点点凝固起来,冰凉的不真实感从指尖开始蔓延。

  “可能我们不合适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发现自己对你已经没有当初的感觉了。面对你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总觉得像是在欺骗你一样。”

  大脑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屏幕上很快又出现了一条。

  “既然没有感情了就分开吧,看着tin桑难过我也很不好受呢。”

  …………“Mafumafu。”

  Akatin僵硬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敲出这个名字,意识被猛然刺入心脏的痛觉狠狠地拉了回来。

  “不希望ti n桑难过,因为从头到尾都没有tin桑的错。ti n桑以后一定会找到比我更适合你的人,我也会一直祝愿你幸福的。”

  打完这些字后,那边停了下来。

  ……“你是认真的吗。”手指颤抖着打上这句话,Akatin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

  “嗯。”

  毫不犹豫的肯定。

  身体所有的力气一下子被抽空了。Akatin瘫在座椅上,键盘早已模糊成一片,却还坚持敲打着。

  “我一直觉得我们是最合适的。”“我很后悔对mafu君生气”“如果仅仅是不合适就要变合适啊”“从来没有想过你会说分手,从来没有”……

  Akatin语无伦次的说着,mafumafu一直在安静地看,没有回复。忽然他的头像暗下去了,Akatin停下来,慢慢地打上一句:“你下了…?就不愿意听完吗?”

  对方的头像忽而又明亮了,“我在。”Akatin苦笑一声,想不到平日最有力量的一句话竟在现在说出来。大概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mafumafu君很懦弱呢。”隔着眼泪缓缓地敲上了这行字。那边忽然又以很快的速度打上一段话。

  “其实实话是从一开始就没有特别喜欢你,只是一时冲动就告了白。所以在你很认真的说着以后的时候,我觉得很心虚。

  你就当以前在一起的时光都是假的吧,不要再管mafumafu这个人了。再见。”

  然后mafumafu的头像就暗掉了,再也没有亮起来。Akatin怔怔地看着最后那段话,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是假的吗?

  Akatin想到第一次出去玩,坐在草坪上拍远处的大海的mafumafu;想到忽然说出“如果能一直这样看着tin桑就好了,别的事情都不用担心”的mafumafu;想到新年时候给自己写情书的mafumafu;想到说“即使分班了也不能疏远喔”的mafumafu;想到被别人打击后安慰着大哭的自己的mafumafu;……你说,都是假的吗?

  “mafumafu是个骗子。”Akatin带着严重的鼻音和哭腔,对自己说。

明明还有那么多没有说出口的话,那个人的头像却再也不会亮起来了。明明还有那么多没有完成的事,那个人却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以后的生命中了。

然而听mafumafu讲完之后再回头看,似乎有很多奇怪的细节都能够成立。Akatin曾经认真地对mafumafu说出“去结婚”这样的话,mafumafu吃了一惊然后笑着推辞“也不一定吧”。在情书里面,mafumafu也写过“莫名其妙就给你告白啦”之类的话,为什么自己就没有想到呢?

mafumafu的冲动告白,明明从一开始就那么明显地存在着。

然而自己还是忽略掉了,并且,付出了比他多那么多那么多的真心。

失去的东西还拿的回来吗?或许失去的mafumafu,从来就没有属于过自己吧。

Akatin咬着嘴唇,将备注栏的“mafu”改成了“mafumafu桑”。

  再见了,mafumafu先生。

  
  

评论
热度(17)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