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futin】傷潮溺亡

mafutin#伤潮溺亡

-

Akatin已经是第二次从深夜中醒来。头还在疼,有根筋在太阳穴突突地一跳一跳。皮肤绷得很紧,大概是因为睡着的时候还在哭的缘故。

Akatin下了床,赤脚走在地板上,去客厅倒了一杯凉水。冰凉的感觉流过喉咙,把残留的睡意都冲走了。闹钟散发着微弱的绿光,显示着“4:50 AM 2014.10.3”。

日期有着意外的熟悉感。Akatin打开手机翻了翻收藏的mylist,很快发现了与之吻合的日期。

“How to 世界征服 投稿者mafumafu&天月 投稿日期2013.10.3”。

mafumafu……

唤起这个名字的同时头疼得更厉害了。为什么偏偏在现在这种情况呢?明明那么想要快点忘掉。即使过去了一年,那些和他有关的记忆,却还无比清晰地涌现在脑海里。

那时跟mafumafu还是恋人。因为自己一直很喜欢《How to 世界征服》这首歌,所以也想过邀请他和自己一起唱。然而却因为拖延症的缘故迟迟没有开口,直到对方与天月合唱后,Akatin才想起来这回事。

“已经晚了啊。”曾经用十分遗憾的口气对mafumafu说。

mafumafu愣了一下——大概是很少见到Akatin失落的样子吧——然后笑了起来,眯起眼睛的动作十分温柔。

“Tin桑还真是小孩子呐。”这么说着的mafumafu揉了揉Akatin的头发,无视了对方不满的眼神和“什么嘛”的撒娇语气,继续说,“以后还有很多时间陪你一起唱啊。Tin桑不用担心。”

“一言为定喔?”Akatin有些不相信地歪了歪头,mafumafu笑著伸出指头,“不信的话就拉勾啊。”

“谁要那么幼稚啦!”Akatin不屑地哼了一声,但看着mafumafu的笑颜,还是和他勾了勾手。后者像得逞了的小孩一样笑了起来,然后用额头轻轻碰了碰Akatin。带着mafumafu味道的温热气息,Akatin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然后呢?

时间像是在嘲笑自己的天真无知一样,一点一点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Akatin回过头,身边不再有那个笑容像棉花一样纯白干净的少年。即使面对着哭着说“算什么啊”的恋人,mafumafu也只是妥协地低下头说了一声“对不起”,沉默了几秒后仓惶离去。

Akatin怔怔地望着他逃走的背影,眼泪还是温热的,泪痕却已经凉了。明明只需要一个拥抱就能解决问题,可现在的他竟然连这么微小的要求也不愿施舍。

当初轻易就能挨到额头的距离,现在却好像隔了一条时间的河。对岸的mafumafu在水汽氤氲中越离越远,远到Akatin竭尽全力也无法触及。


“mafu,还记得你说和我一起唱《How to 世界征服》吗?”

“记得哦。”


“Mafu君,又过去几个月了,还是没有合唱呢。”

“对不起啊Akatin桑,最近忙起来忘记了。下次再一起吧。”


“……Mafumafu桑……"

黑夜中的喃喃自语,再也没有回答了。

双手交握着放在胸口,紧紧扣住的手指无法抑制地颤抖。Akatin咬住下唇往后仰去,眼泪终于没有落下来。

是时候该忘记了。

Akatin打开电脑找出存了一年多却依旧没有动过的伴奏,插上麦克风,戴上耳机。

“就算让我抬头向前
漆黑一片也无法看见前方
一个人也好 两个人也好
孤独 也不会变成孤独”

一直一来都只有我一个人啊。

评论(2)
热度(17)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