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党】一墙之隔

天月视角ver
 
 
 
  花园里的绿意,不知不觉地生长到了窗口旁边。藤蔓柔软地缠绕着,彼此交换着深吻。
 
 
  桌边一日一页的白色日历上,布满了天月的信手涂鸦。黑色的字迹有些圆,不难看出他每一天的心情都还不错。有几天甚至用拍立得拍了照片,用相框角贴仔细地贴好。对于记性不太好的天月来说,他并不认为这是很少女的行为,只是想要简简单单地纪录一下生活。空闲的时候,喜欢坐在桌边,一边翻看一遍回忆。
 
 
  一月六日:和歌词桑一起吃了石锅拌饭,韩国料理真辣!
 
 
  一月八日:被Kony开玩笑说胖了。歌词桑:“Kony你先和两年前的自己对照一下好吗。”笑裂了www
 
 
  一月十三日:今天大扫除!多亏歌词桑过来帮忙,才把书柜挪开了,找到了丢失很久的CD。
 
 
  渐渐翻到了最后有着空白的一页,日期是一月二十七日。奇怪,今天是一月二十九日啊。天月翻到了空白的一月二十八日发呆,那么昨天是忘记了吗?
 
 
  试着回想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值得记下来的事。因为歌词桑又出去了,所以昨天一个上午都在碌碌无为地打游戏和刷推特,吃完乌冬面后睡到了四点半,然后又开始打游戏。天月快速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实在找不出写什么好。但是这一页总不能空着吧——天月叹了口气,随便写点什么吧,于是写了“今天忘记给歌词桑打电话了。”
 
 
  然后天月放下了日历,准备整理一下房间——Kony说他下午会过来玩。
 
 
 
  
  下午,Kony果然准时来了,一坐上天月的榻榻米就说想喝可乐。天月一边捶他肚子上的肉一边又说好好好,然后去厨房倒了两杯可乐,还贴心地给Kony那杯加了冰块。
 
 
  “谢谢了啊。”Kony正在看天月的日历,接过天月递来的可乐喝了一大口,“哎天月你真的很喜欢歌词桑啊。”
 
  
   正在往喉咙里灌可乐的天月被这句话吓了一大跳,呛得连连咳嗽。Kony一边帮天月拍着背一边笑:“你那么激动干嘛,我又没瞎编。”
 
  
  “你咋没瞎编。”天月白眼,好好一个直男突然被别人说喜欢另一个男人,能不呛吗。
 
 
  “你自己看啊,”Kony倒是理直气壮,“没哪一天不写歌词桑的。”
 
 
  天月翻了翻,这倒是真的,一个月来每一页都少不了歌词太郎的名字。“但他是我邻居啊,邻里之间一起出去吃个饭玩一玩怎么了?”天月不服气地反问。
 
 
  “没什么不对啊,”Kony回答道。天月以为他终于屈服了,没想到他顿了一下,又说,“可是歌词桑昨天都不在,你还是写到了他,这就超出我的理解范围了……”
 
 
  天月愣了一下,把日历抢过去看,发现自己在上午十分自然写下来的句子:今天忘记给歌词桑打电话了。
 
 
 
  说说笑笑把Kony送走之后,天月一直觉得有点心虚。就像小学的时候被别人传自己喜欢某个女生一样,传多了,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多往那个女生那里瞟两眼,好像自己确实有点喜欢她。可是这和喜欢歌词太郎的性质又不一样了,怎么说歌词太郎也是个大男人啊。天月感觉烦透了,索性倒在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
 
 
  “别想了啊睡吧睡吧。一觉起来啥事儿都没了。”每次天月烦躁不安的时候,歌词太郎都会这么说。
 
 
  当天月反应过来自己又不知不觉想到了歌词时,低声骂了句“该死”,闭上眼睛打算快点睡去。然而刚没过五分钟,就听到隔壁屋子传来哗啦哗啦的掏钥匙的声音,然后门吱一声开了,又嘭地一声关上了。
 
 
  歌词太郎回来了?天月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才九点过五分。这么早,他肯定不会睡觉,要不过去找他?
 
 
  不行不行,等等。两天不见又不会死,你是不是真喜欢歌词太郎啊。另一个声音在心里这么说。
 
 
  不就是想过去看看他吗,怎么又跟喜欢扯上关系了?唉,真是烦人。天月用力扯扯头发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声音都赶了出去,赌气一般地倒回床上,辗转着想要入睡,折腾来折腾去,却是睡意全无。
 
 
  算了,解铃还须系铃人——天月给自己认输了,然后起来洗了把脸,就去敲歌词家的门。里面响起歌词从里屋走出来的脚步声,天月脊背略微绷紧。啊,搞什么啊,之前可是从来没紧张过的,都怪Kony——
 
 
  “哟,天月。”门开了,歌词太郎一脸清爽的笑容招呼着门口站着的人。“嘿。”天月也笑起来,虽然内心的小想法让他有点不自在,但依旧表现的和平常别无二致。“我还说今天你是不是早睡了呢,平时我晚上刚一到家你就来了。”歌词一边把天月招呼到自己卧室,一边张罗着到水。ponpon和mimi一看见天月就过来了,用毛茸茸的身子蹭着天月的手以示亲昵。天月也用手轻轻挠着小家伙们的下巴,同它们玩闹着,不自在的感觉渐渐消失了。
 
 
  
  当他再一次见到端着水的歌词太郎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感情又回复正常了。
 
 
  今天只是被Kony吓到了而已,看吧,我对歌词桑的感觉还是正常的。从歌词家回来后,天月躺在床上安心地睡着了。
 
 
 
  
  
  然而那种奇妙的小想法就像是寄生植物一般,固执地在天月心里生根发芽。天月越是控制自己不去想,反而越发地在意起来。他像是放弃了,干脆便不去控制,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日历还是在写,还是每天都会提到歌词,只是在别人来家里之前,天月会把它收进柜子里。若是再有人像上次Kony那样开玩笑,天月可不敢保证自己的脸会红成什么样。
 
 
  歌词太郎毫无察觉,还像原来一样时不时找天月出去玩。天月自然是不会拒绝,却又时时刻刻都有些担心自己一不留意就暴露了对他的情感。天月认识他好多年了,知道他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孩子,更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不会再往前发展一步。但是天月心甘情愿地陪着他去这去哪,他知道自己最好不要奢求什么,简简单单地做他哥们儿就好。
 
 
  没有谈过恋爱的天月,第一次尝到了初恋的甜蜜和苦涩。
 
 
 
 
 
  春假放完之后,日本的春天才刚到。大学生都没什么上学的心思,趁着万物萌发之时,该谈恋爱的谈恋爱,该约会的约会,只有天月一个人坐在床上发狠一般地读着书。谁叫他天月比歌词太郎晚生三年呢,人家早就大四了,正在一家音响店做兼职呢。
 
 
 
  Mafumafu一边哼着歌一边进来,斜挎着包,拿屁股往门上一靠就关了门。天月看着他喜滋滋的神情,不由得打趣儿道:“哟,Mafu你最近心情挺不错啊,有啥喜事儿不跟兄弟讲讲?”
 
 
 
  “诶嘿嘿……”Mafumafu一脸心虚的笑。天月一看这笑容心里便猜到了八九分,一字一顿地问,“你、脱、团、了?”
 
 
 
  看到Mafumafu脸上飞起的红晕,天月跳下床朝Mafu胸口捶了一拳,“行啊你!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也不告诉我一声,来来来把照片翻出来给我看看。”
 
 
 
  Mafu支支吾吾地开口,“也没多久啦……才一周而已,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都一周了还不告诉我!”天月给了Mafu一记暴栗,“照片呢?”
 
 
 Mafu的脸又红了一层,“我还没有……"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天月抢走了,Mafu哇哇乱叫着要抢回来。这人是真急了,眼看着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天月却不放过他,熟练地解开了锁屏。得,根本不用找了,Mafu用了一学期的桌面,被换成了一个深蓝色卷发的男子。
 
 
 
  看到Mafu的新桌面后,天月也傻了,结结巴巴地问:“这这这……这是谁啊?”
 
 
 
  Mafu的声音连哭腔都带上了,“我男朋友啊……”
 
 
 
  看来答案是确凿无疑了。但天月的第一反应竟是松了一口气,原来并不是只有自己才这样。他伸手揉了揉Mafu的头发,“哭什么呀,我嫌弃你了吗?你男朋友长得挺帅的啊,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Mafu一听到男盆友被夸了就破涕为笑了,“他叫Soraru喔!”天月一边庆幸话题转移成功一边听Mafu小盆友对自己讲他和Soraru桑从认识到交往的过程。天月认识Mafu那么久第一次看到他那么闪闪发光的眼睛,看来他瞒得也是挺辛苦的。原来,Soraru桑是社团里的前辈,现在读大三,Mafu瞒着大家追了他一年才算是追到了。
 
 
 
  “你是第一个知道的人哦,不要说出去啦。”Mafu说完之后脸又红了。
 
 
 
  天月笑着保证:“我不会的啦。”
 
 
 
  深夜,听着Mafu深眠的呼吸声,天月又失眠了。Mafu和自己一样喜欢同性,这是一个令他安定的事实。可是,Mafu把秘密告诉他了,获得了轻松和自由,自己的秘密却还沉沉地压在心底,不敢告诉别人。
 
 
 
 
 
  拖拖拉拉地过了很久,天月还是没有勇气把自己喜欢歌词太郎的事情告诉Mafu。Soraru桑常常来宿舍找Mafu,也就顺带着认识了天月。每次看着Mafu和Soraru桑打打闹闹,天月就很想念歌词太郎,可是也只能在周末见到他。
 
 
  “天月最近是不是作业很多啊?”歌词太郎在榻榻米上刷推特,天月则背对着他埋头抄写。“呃……是啊。”天月支支吾吾地回答,歌词太郎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空气很快又安静下来。
 
 
 
  其实根本没有很多作业啊,只是天月怕跟歌词太郎呆久了会更喜欢他,那样想念他的时候,也就更痛苦。
 
 
 
  天月承认他有时候会嫉妒Mafu。为什么都是喜欢同性的人,Mafu就能比自己快乐?
 
 
 
 
  
  Kony坐在书房,难得给自己泡了杯茶。正在看会儿书,电话就叮玲玲地响了起来。
 
 
 
  “喂,Kony吗?我是伊东歌词太郎。”对方报上了大名。
 
 
 
  “哟歌词桑,怎么了?”Kony把脚翘到桌上,仰坐在靠椅里。
 
 
 
  “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请帮我跟天月说,我要搬家了。因为我毕业后马上就会去一家新的公司,在关西那边。所以,大概是不能再住在那里了。”
 
 
 
  “好的,没问题。”Kony顿了顿,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惑,“请让我冒昧地问一下,歌词桑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天月呢?”
 
 
  “这种事情………”歌词停了很久,才说,“很难开口吧。毕竟,也是那么好的朋友。我啊……"
 
 
  Kony握着话筒,对方又一次陷入了沉默,却又没有挂断电话。Kony也沉默着,等待着。
 
 
  “我不太,想看到他难过的表情。”
 
 
  歌词太郎缓缓说道,随即挂断了电话。
 
 
 
 
 
 
  Kony给天月打了电话,说他要过去一趟。他想这件事在电话里或许不方便说,索性到他家里去。
 
 
 
  天月依旧是热情地招呼着Kony,帮他倒了可乐。Kony看着天月的笑容,有些不太忍心自己将要告诉他那样一件事情。
 
 
 
 “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Kony严肃地说。天月像是预感到会发生什么,笑容有些僵。
 
 
 
  “歌词桑快要搬家了。”
 
 
 
  “…………啊。”天月的笑容消失了,面色虽然平静,眼神却有些空洞,望着Kony头顶的空气,仿佛歌词太郎站在那里。“什么时候。”
 
 
 
  “他说,等他毕业后。”
 
 
  
  “谢谢你,我知道了。”天月异常平静地坐在那里,不再讲话。空气里寂静的空鸣充斥了整个房间。
 
 
 
  Kony宁愿看到天月哭,也不愿意看到他这副模样。
 
 
 
 
 
  “Mafu。”远远看见白发少年,天月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早上好,天月。”Mafu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令人安心,脸上浮出好看的笑容。
 
 
 
  “我听说歌词桑要走了?”出乎天月意料的,Mafu这么问道。难过的心情又渐渐回来了,天月点点头,看向地面。
 
 
 
  “他知道你喜欢他吗。”
 
 
 
  Mafu波澜不惊地抛出这个问题。天月的低头让他确定这就是了,他早就注意到天月这段时间都心神不宁,和他、Soraru桑在一起聊着聊着,眼神就涣散起来。很明显,天月是喜欢上谁了。但他迟迟不告诉Mafu,Mafu也就不好问。直到昨天Kony打来电话,Mafu才知道那个人是歌词太郎。Kony拜托自己,一定要让天月开心起来。
 
 
 
  “呃……不知道吧。”Mafu这么直白地问了,天月也不好遮遮掩掩。知道他也不会看不起自己,反而有些松了口气。
 
 
 
  “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天月叹口气,“我从来没有想过告诉他。他喜欢的当然不会是男生。告白了,或许就只能到这里。说实话,我想过很多次,喜欢他是不是我犯的一个最大的错误。”
 
 
 
  Mafu严肃地看着天月,“对,你错了。但你不是错在喜欢他,而是错在你不敢告诉他你的感情。如果当初我像你一样迟疑不前,说不定Soraru桑到现在,连Mafumafu是谁都不知道。未来太远了。你只能去争取一朝一夕。”
 
 
 
  “那天歌词太郎对Kony说,他不愿看见你难过的模样。所以,天月,去吧。他也需要你。”
 
 
 
  天月的眼里终于氤氲起雾。他突然间好想冲过去抱住Mafu,然而他只是笑着对Mafu说了谢谢。
 
 
 
  Mafu也笑了,说:“你最应该感谢的人是Kony,是他告诉我的。”
 
 
 
 
 
  天月揣揣不安地摁了歌词家的门铃。终于下定决心要告白了,就连Soraru桑也发来短信祝天月好运。然而,里面却一片寂静,毫无声响。
 
 
 
  不在啊……天月有些泄气,感觉自己鼓了一包子的劲儿就被一根针给戳破了。他使劲扭扭门把手,竟然打开了门。
 
 
 
  室内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客厅的东西差不多都被收进了箱子,昏暗的空气中隐约能看到漂浮的灰尘。里屋流淌着钢琴声,一个少年在唱:
 
  Just be friends All we gotta do
Just be friends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Just be friends All we gotta do
Just be friends Just be friends...
 
  天月轻轻推开掩着的门。歌词太郎一个人背对着自己,坐在榻榻米的角落,直往喉咙里灌着红酒。
 
 
  “歌词桑。”天月看到这样的歌词太郎,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想不到在最后的时刻,看到了他最孤单的模样。
 
 
 
  “我喜欢你。”
 
 
  
  天月从背后抱住了歌词太郎,用力地,紧紧地。歌词太郎转过头来,用右手托住天月的头,深深地吻住了天月。初吻,夹杂着泪水的咸和红酒的苦,却是天月所尝过的最甜美的味道。
 
 
 
  深吻愈发激烈,天月的嘴角带上了银丝。歌词太郎将手探入天月的衣服,却又停了下来。天月喘着气,笑里还带着泪珠,“继续吧。”
 
 
  
  “我太害怕伤害你了。”歌词太郎低低地说。
 
 
 
 
 
  
  “不走了好吗?”
 
 
  “好。”


第一次真的不知道格式出了什么问题…我错了orz
请大家指出错误的地方谢谢谢谢QVQ

评论(30)
热度(37)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