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党】病愈。

▲短短的日(mo)常(yu)篇

▲理所当然是甜

▲收到喜欢和推荐都超级开心ww谢谢大家w能有留言就更好啦呜呜呜!

歌词太郎病了,烧到38度5。

天月很着急地在歌词身边忙得团团转,又是量体温又是倒水。歌词倒是轻伤不下火线,拿着iPad看电影,一会儿又发出一阵傻笑声。天月问他想不想洗澡,问他头疼不疼,他都隔了好一会儿才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一脸还沉浸在电影情节里的傻笑,问:“你说啥?”

天月觉得又好笑又好气,把杯子和药放到歌词旁边就去忙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了。澡自然是没洗,天月拿着浸了热水的毛巾给歌词擦了身子。歌词的身体滚烫,天月连心疼都来不及。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歌词才像个病人一样哎哟哎哟地呻吟起来,嚷嚷着头疼。天月开了一盏暗暗的小灯,把歌词的头枕到自己大腿上,一边给他揉太阳穴一边哄他睡觉。不一会儿歌词就睡着了,呼吸有点重,大概是因为鼻塞的关系。

天月轻轻把歌词的头放回枕头上。一摸歌词的额头,热得天月一下就缩回了手。比刚才还烫。天月又是着急又是心疼,但无奈歌词已经睡了,实在不忍心把他叫醒吃药,只得睡在歌词旁边。隔着被子都能感到旁边的歌词热得跟火炉似的。

天月很快就睡着了。忙了一天,他早就疲倦了。

半夜歌词又哼哼起来,天月强撑起眼皮起来,摸摸歌词的额头,全是汗,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发汗了就离退烧不远了,天月小时候发烧时妈妈就这么说。于是天月又给毛巾浸了热水,托着歌词的脑袋,流一滴汗擦一下,流一滴汗擦一下。大约流了半个小时的汗,歌词才不哼哼了,额头也没那么烫了。

天月把毛巾往盆子里一扔,连洗也懒得洗,就回床睡觉了。睡之前,还不忘拿鼻子蹭蹭歌词的脸,揉揉歌词的头发。

第二天早上,歌词渐渐清醒了,一看表,哇,九点半了。支撑着身子坐起来,隔壁屋里的天月听到动静,便急忙过来,“别一下子坐起来,会头晕!”

歌词说:“我还得工作呢。”

天月说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我帮你请假了。说着又给歌词到了杯热水,“你还有点儿烧呢,多喝水。”

歌词拉着天月的衣角,撒娇一样地说:“月月我闻不到味道了。”

天月停了手上的动作,“那咋办?要不我拿艾草给你熏熏?”

歌词笑眯眯地说好啊。

于是天月拿来了艾草,关了和室的门,把歌词的头枕到自己大腿上。灰白色的烟就这么袅袅地升起来,混着草药的清香味儿,在安静的房间里回荡。

天月看着这不断升起又不断消散的雾,想到去年自己感冒的时候,也是这么枕在歌词的大腿上,闭着眼,歌词拿着艾草卷儿熏着自己的鼻子。那时候,他就决定要一辈子跟这个人过下去了。

歌词像是听到了他心中的话一样,微微睁开眼,看着天月笑。


因为今天生病了所以写的很短。只是想写出安定的感觉。

评论(1)
热度(23)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