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姑获鸟x白狼】

  白狼刚被神乐抱回院子里的时候,还是一只雪白雪白的毛茸茸的小妖。

  非酋晴明看这小妖着实面生,打开折扇掩住嘴悄悄问博雅:“孩子他爸,你说这妖咋瞅着这么像小白第二呢?”

  博雅哭笑不得地瞪着晴明,“我是该心疼一下您见过的厉害角色太少呢还是该嘲讽一下京城第一阴阳师呢,是狼是狗都分不出来吗。”

  小白从旁边很响亮地清着嗓子路过。

  晴明从袖筒中抽出式神图鉴翻了翻,“哦,合着是白狼啊,还是个sr.”

  等等,sr。

  院里突然静了下来,院子里面仅有一只的sr雪女也停止了堆雪球,大伙儿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神乐怀里的白狼。

  狼面人身的妖怪看起来确实不太一样。但一张狼脸还是使山兔这类吃素长大的小妖感到不太亲近,瑟缩着躲在晴明后面。

  这时白狼正好缓缓睁开眼,血红的眸子闪着不那么友好的光,睡意刚刚消失的脸上也并没有什么表情。山兔吓得赶紧拉着山蛙跳走,鲤鱼精也扑通一声钻进水里,摇着鱼尾游到了远一些的池子里。

  新来的白狼当时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吓走可爱的小姑娘们,不过就是有点起床气嘛。

 

  相处得久了,大家渐渐发现白狼其实是个特别温柔的人。哦不,狼。

  虽然长着一张看上去会一言不合就吃人的狼脸,但平时白狼还是挺经常笑的,一笑起来就没那么凶了。而且作为第二只sr,好像比雪女输出还高耶。白狼还记得她第一次被拉去打怪的时候还是一只小奶狼,阿爸为了看看她的技能,不但没喂达摩连御魂都没装就让她上了,结果刚刚立稳脚跟的白狼就拉弓上箭来了一个文射,一发就打掉对面的灯笼鬼90%的血。

  从此之后阿爸晴明和阿爸博雅就很对白狼寄托了很高的期望,除了把她放在结界里晒太阳还经常给她喂鱼子寿司,当然代价是打几个小妖练级。

  在两位阿爸的关爱之下白狼长得很快,没过几天就成了亭亭玉立的美少女,胸大腰细腿长的身材好得没话说,一头蓬松的白毛也被神乐扎成干净利落的马尾,就算是一开始让人觉得不怎么亲近的狼脸看久了也觉得顺眼不少。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她非同小可的作战能力,特别是后来阿爸看她没有辜负自己期望,奖励了她四片四星的破势,于是白狼很快超过雪女成了输出最高的妖怪,也因此让小妖们对白狼的感情从畏惧变成了崇拜。

  但是白狼开始觉得孤独,毕竟非酋阿爸只有雪女和自己两只sr,雪女又是一个高冷的妹子,虽然天天和自己一起上战场,但是平时没事就喜欢自己冻自己,也没给白狼多少聊天的机会。山兔这样的萌妹子虽然也会缠着白狼玩,但16级白狼对7级的山兔总有种高中生对幼儿园的感觉。三尾狐是少数几个年龄都和白狼差不多的妖怪之一,但阿爸忘记把她拉到结界里面去,也没有怎么交集。白狼因此感到自己很寂寞,是那种和所有人都能好好相处唯独少了知心朋友的感觉。

  过了几天,阿爸召唤出一只鸟来。

 

  姑获鸟,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白狼看着那只羽毛尚不丰盈的雏鸟,头上戴着一顶巨大的看起来像是尾巴的帽子,四只长而尖利的爪子。

  长得也挺奇怪的。

  小妖跟白狼一起围在晴明身边探头探脑地看,窃窃私语地议论着这只妖怪。白狼听着她们的话,莫名对这只鸟产生了一种亲切感。她刚来的时候也像她一样丑丑的,接受着小妖们的评价。

  阿爸对他的第三只sr似乎没有对白狼这么宠爱,只是抱她到结界里面,却连个三星御魂都没给人家装。平时上场的还是雪女和白狼,还有来了几周的小萝莉萤草。

  姑获鸟委屈得不行,心想好歹我也是个sr,再怎么没用也不至于被这样冷落吧。她看白狼姐姐打完妖怪回来想着人家应该也很累了吧,这点小心思也不是什么大事。

  结果刚回到院子里的白狼一眼就看到角落的姑获鸟。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但白狼感觉到了不太一样的低气压,于是坐到鸟旁边柔声问她怎么了,其实心中也猜到了八九分。

  姑获鸟也没怎么表露自己的不满,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但是心里很感动战无不胜的白狼居然能够看出自己的不开心,还过来关心自己,真不愧是知心大姐姐。

  白狼听了后笑笑说,别担心了阿爸总会发现你的优点,然后顺了顺鸟的羽毛。果然第二天晴明到结界里面来,拿出四片三星的针女给姑获鸟穿上,说鸟啊阿爸之前把你给忘了真不好意思,阿爸现在没有四星御魂只能给你这些了。跟我来拿鱼子寿司然后咱出去打怪吧。

  姑获鸟又一次被感动了,白狼看着这一幕站在鸟身后欣慰地笑。

 

  非洲晴明第一次把姑获鸟带上场后就觉得,白狼这妖怪真是慧眼识珠,这么厉害的sr式神我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姑获鸟不愧是sr,甚至比一般sr还厉害,突突突几下就把对面全打趴下了,群攻技能比雪女还强。但她和白狼都太容易掉血了,阿爸又没有多少钱给她们买高级的生命御魂,只能让雪女撤下,留下萤草这只平胸大奶。

  于是出战式神的阵容就变成了姑获鸟,白狼和萤草,阿爸还嫌鸟突得不够多,拼命给她喂狗粮,很快鸟就赶上白狼了。

  白狼看着这只妖怪快速地长大,从一只弱鸟变成了和自己并肩作战的主力,心里一点嫉妒都没有,反而有种女儿长大了的感觉。

  她不止一次羡慕地对鸟说,真羡慕你的群攻,像我都只能打一个,不能打一片。

  而姑获鸟就会谦虚地朝她低头说,可我的伞剑不及你的箭强,还请你多多指教了。

  院子里的妖怪们看着这对队友,她们的主力,在樱花树下彼此恭敬地相待,都有种鼻子酸酸的感觉。只有天真的萤草摇着自己的蒲公英,傻傻地说:“萤草会努力奶你们的哟放心吧!”

 

  后来的阿爸也抽到了其他sr,但他最爱的还是草鸟狼三人组。

  这三只一直是最强的战斗组,大概也是跟队友感情很深有关系。现在的姑获鸟不需要白狼保护,早已成了独当一面的妖怪。白狼也安定地文射着,放心地让鸟群攻。

  有一天晴明把三只拉去斗技,结果对面上来一只大天狗和一只茨木。开玩笑两只sr啊,阿爸晴明赶紧让阿爸博雅代替自己,留下他三只同样受到惊吓的崽。

  开战前姑获鸟瞟了一眼队友。萤草还是拿着蒲公英摇,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对面的强大。白狼却意外地脸色苍白,握着弓箭的手微微发抖。

  开战之后对方果然毫不给面子,似乎也知道白狼的厉害,上来就专心打白狼。从一开始就被打掉一半血的白狼虽然依然在坚定地拉弓射箭,但力度也不如从前。“奶白狼啊萤草!”姑获鸟急得朝萤草喊话,但迟迟没有鬼火的萤草表示无能为力,只能输出没法输入。

  眼看着就只剩一点血了,白狼深深吸气,用尽最后力气来了一发无我,打掉大天狗一半的血量。紧接着就被对方袭击,倒在血泊中消逝不见。

  姑获鸟看着倒下的白狼怒了,红着眼冲过去天翔鹤斩又突突突了好几下。事实证明愤怒的鸟力量是无穷的,茨木和大天狗没过两个回合就倒了,姑获鸟收起伞剑就往结界赶,没空跟博雅萤草击掌庆贺。

  白狼躺在那里,一副很虚弱的样子。鸟看到强撑着坐起来白狼连忙扶着肩把她摁了回去,突然感觉那不再是从小呵护自己的姐姐了,内心涌起一阵强烈的保护欲。

  “你伤没好,别动。”

  白狼看到一向冷静的姑获鸟竟然有些发抖,感觉心里一个柔软的角落被戳中了。勉强撑起笑容安慰她说没事,却被巨大的袖子遮住了眼,然后感到额头上被鸟嘴轻轻地啄了一下。

  “从现在开始,由我来保护你吧。”

 

1个关于觉醒的小争论。

晴明:鸟和狼都很厉害啊,你说我该觉醒谁呢

鸟:觉醒狼吧,狼觉醒之后超美的,谁不爱看自家媳妇儿漂漂亮亮的

狼:还是觉醒鸟吧,这样她就更可以保护我了啊

晴明:怎么还一言不合秀恩爱了嗯???博雅你管不管??

博雅:她俩我管不着,你今晚来我房间,我告诉你什么才是真的恩爱。


评论(9)
热度(41)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