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泉】病愈

 *本篇清水,番外(可能)有车

*任何OOC欢迎指正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要去和宇宙人约会了~呜啾!”

 

  直到月永Leo的声音传来,下意识松了口气的濑名泉才意识到自己今天多么期待着这一刻。

 

  像是有意在证实不对劲的预感,濑名泉穿好鞋子站起来时甚至摇晃了一下。鸣上岚及时伸手扶了一把,带着询问的神情望了过来。

 

  “啊、不碍事。”借力站稳了身子,濑名泉略一点头,“多谢鸣君。”

 

  “啊啦,没关系吗?”模特搭档收回了手,口吻是一如既往的鸣上岚式关心,“小泉泉还是不要太劳累自己了吧?”

 

  ——怎么可能啊,这种程度就认输。濑名泉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并没有听进去后辈好意的提醒。

 

 

  濑名泉快要走到家门口,手机震动起来,屏幕上自动显示出未读消息的内容:“今天我们有事去濑户内海那边住一晚,临时改的计划,阿泉多包容一下喏。”发件人是母亲。随心所欲的儿子自然父母也随心所欲吧……濑名泉这么想着,习惯性地往左边口袋里一捞,却没有钥匙。

 

  ——欸不是吧。小小的不祥预感从心里升起,又强行压下去,搜罗了身上和背包里的其他口袋,却仍是空无一物。

 

  手揉了揉太阳穴,相当强烈的挫败感涌了上来。身体还是无力,在黄昏的微风里竟然觉得很凉。撩开刘海往额上摸了摸,却又感觉体温和平时没什么差别。濑名泉站在家门口整理了一下有点混乱的思路,才想起来先找个人借宿一晚吧。

 

  通讯录里的人不多,翻到鸣上岚名字的时候,濑名泉极其自然地就拨过去了。那边还没接起来,心中却质疑起自己几秒前的毫不犹豫。明明Knights的其他人也可以的,却下意识地先拨了鸣上岚的电话,搞什么……

 

  没有留给他进一步胡思乱想的时间,那边接通了电话:“啊啦,小泉泉?”

 

  “喂,鸣君吗,有件事情想麻烦你……”濑名泉略去身体的不适直接奔了正题,鸣上岚也爽快答应,让濑名泉到街口等一下他。

 

  挂了电话后,濑名泉向约好的地点走去,之前困扰着他的问题又不依不饶地缠上来,像杏子刚认识他的时候一样黏人。他也只能一边走一边继续想,答案这时候倒清晰得很了,那三个人平时都被他照顾惯了,也只有鸣君看起来稍微可靠一点。濑名泉不是习惯于依赖他人的人,只是身体带给他的预感实在有点糟,才会放下骄傲愿意依靠一下别人。

 

  走过转角看到鸣上岚已经等在那里了,大老远就朝自己招着手。濑名泉快走了几步,后者自然而然地挽起他的手臂,“小泉泉今天居然有求于人家呢,人家好开心,而且人家家里也没人哦,是不是很有缘~”濑名泉早就习惯了鸣上岚如同女子高中生一样的举动,听他絮絮叨叨地在自己耳边说话,不时应一两声,只感觉腿软的程度越来越明显了。

 

  好不容易到了鸣上岚家里,濑名泉只想坐在沙发上歇会儿,腿却不受控制地软,整个人重心不稳,直接陷进沙发里去了。鸣上岚啊啦一声,反应很快地跪坐到濑名泉前,撩起濑名泉的刘海就把凉凉的掌心贴了上去。濑名泉握住鸣上岚的手腕试图挣开,反而被压制得动弹不了。

 

  “我说,没什么——”濑名泉疲倦地往后一靠,话没讲完,却少有地被鸣上岚打断了,“小泉泉你好像发烧了呢。”面前的人抬起眼,那双紫罗兰色的水晶一般的眼睛对上了濑名泉的视线,流露出担心和抚慰来。“等等,人家去拿温度计过来——”鸣上岚站起身去了客厅,留下濑名泉一个人撑着额角窝在沙发里。

 

 

  温度计上的数字确实比平常高了三度。濑名泉已经被鸣上岚大惊小怪地扛起来放到了床上,而此时的他也确实没什么心思再去掩饰身体的不适了。鸣上岚的床铺得软,比他自己的不知道舒服到哪里去了。濑名泉躺了一会儿意识就开始模糊,昏昏沉沉地在火炉一样的被子里睡了过去。

 

  突然门被打开,朱樱司和月永Leo大呼小叫地进来,抬起濑名泉就往外走,速度快得不像话。濑名泉挣扎着,却根本没有力气,国王高呼着“Inspiration!”把他塞进救护车。濑名泉抬头一看,穿着白大褂的朔间凛月慢悠悠地带上手套,麻醉剂都没上就要开刀——濑名泉急得大叫“熊间!熊间!”朔间凛月却像没听到一样红着眼睛朝自己走来。忽然有人拉开救护车的门跳进来,竟然是一路狂奔着追来的鸣上岚,劈手夺过朔间凛月的刀——

 

  “小泉泉?小泉泉?”

 

  濑名泉感觉救护车忽然剧烈的晃动起来,吓得他猛地一下睁开了眼。面前是鸣上岚担忧的脸,拿着毛巾一下一下地抹去自己额头上的汗。濑名泉这才放下心,又想起刚刚那个怪诞的梦,不知为何觉得它透着一股真实,如此想着竟然笑了,让鸣上岚看得愣愣的,怀疑濑名泉是不是烧傻了。

 

  “告诉你哦鸣君,我刚才做了个噩梦。”濑名泉笑完了又是一脸正经,用毫无波澜的语气叙述了一遍梦的情景,然后板起脸看着后知后觉笑出眼泪的鸣上岚。“小泉泉不觉得很真吗,人家确实会追上一辆正在行驶的救护车来救你的啊哈哈哈哈。”“都在救护车上了谁还要你救啊?”濑名泉翻着白眼吐槽,笑得花枝乱颤的鸣上岚根本没有看到他的表情,觉得自讨没趣,望着面前揉着肚子笑的人又柔和了神情。

 

  也不知道鸣君今天怎么回事,笑点真的奇低啊?

 

  

  笑够了的鸣上岚把毛巾搭在濑名泉的额头上,端了一碗粥。濑名泉坐起身想接过来,鸣上岚一抬手就把碗举到了他够不到的高度,笑着眨眨左眼,“小泉泉是病人哦?再依赖一下人家嘛~”说着就舀起一勺要喂。

 

  “我是病人为什么反倒是你在撒娇啊……超烦人。”濑名泉实在不懂自己为什么要顺着鸣上岚的意张嘴,那双紫色的眼睛闪起了狡黠的光。

 

  “因为泉是傲娇嘛……”鸣上岚又舀起一勺送过去,没有说出接下来的半句话。

 

  泉是不会撒娇的,所以就只有让我来撒娇了吧?

 

  濑名泉一口一口地吃着粥。或许是刚刚笑了的缘故,又或许是有人好脾气地在一旁伺候着,生着病心情居然好了起来。也幸好找的是鸣君,如果是别的小鬼,恐怕他一辈子也不会让别人喂粥给自己吃。

 

  

  濑名泉喝过粥,没过一会儿又睡了过去。鸣上岚又重新打了盆热水,拿着毛巾坐在床边,望着沉睡中的濑名泉的脸庞出神。

 

  他这次睡得很安稳,像是很累了,呼吸声稍微有些重。被汗和毛巾浸得湿漉漉的刘海撩到一边,露出额头的样子看上去比平时成熟一些。没有会吓到后辈的表情了,平时习惯性皱着的眉也舒展着,倒让鸣上岚心疼起那个平时对自己和别人都很严格的泉。

 

  明明也只是三年级的学生却要那么努力……很累的吧?鸣上岚心底叹了口气,左手轻轻梳理起床上人凌乱的刘海。优秀惯了也不懂撒娇,让别人都觉得濑名前辈很坚强的样子,其实也是想被人照顾的吧?他想到他和小司刚进Knights的时候,濑名泉还是代理队长,每天忙得焦头烂额,脸和脾气都很臭,却还是坚持处理完当日的事务才休息。小司瞒着泉去找Trickstar提出对决,泉知道后勒着小司的脖子骂他“擅自做决定的小鬼”,最后仍然尽心尽力地带着他们训练。

 

  鸣上岚放低身子伏在床单上,从这个角度看濑名泉要略微仰视。于是他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微仰着头,目光一寸一寸描着他的搭档、他的前辈、他的梦想和他内心最柔软的角落,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濑名泉最先吸引他的是出众的外貌,一开始鸣上岚也确实对他不太服气,才选择模特和他同台竞争;后来却见识到了他异于常人的毅力和努力,开始发自内心地觉得努力的男孩子是世界的瑰宝;再后来,愈发频繁地感受到他别扭又笨拙的温柔,于是,最擅长人情世故的人,被最不会表达情感的人触动了不怎么对别人敞开的内心……

 

  金发的少年垂下了眼,那只白皙修长的手就搭在他的眼前。犹豫了一下,没有覆上去。

 

  骑士所要做的只是守护……更何况,鸣上岚也从未设想过这份感情会得到什么回报。他是喜欢着濑名泉的,不、用仰慕更合适,因为那个人鲜少在意过他。鸣上岚不是没有过寂寞,他恰恰是那种已经习惯被寂寞包围的人了,内心对真正的幸福也逐渐从渴求到得不到也无所谓的麻木。然而隐隐地,这一天接到濑名泉电话的时候,自己甚至有那么几秒想过拒绝,想过逃避——大概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为了不被希望过后的失望伤害——

 

  然而他最终依然答应了下来,不过是因为提出请求的人是濑名泉。                                                         

 

 

  难得自然醒的濑名泉第二天睡得很晚,一坐起身就感觉烧退了,人也精神了不少。他发现身体却黏着一层刚出的汗,脸和脖子却都清清爽爽,想必鸣君守了快一夜。那孩子也真是、太拼了……

 

  正要下床去看看,鸣上岚却拿着套干净衣物走了进来,看到濑名泉醒了很高兴地坐到床边:“啊啦,泉你退烧了哟,不介意的话,衣服的话就先穿人家的吧?”濑名泉瞪着鸣上岚脸上再明显不过的两个黑眼圈,又想到他之前十点就上床睡美容觉,说不出心里的滋味,道了声谢,接过衣服去浴室。

 

  恒温水冲掉汗水的感觉很舒服,浴室的窗向阳,早晨的阳光斜斜地透进来。濑名泉望着阳光下飞溅的水花出神,映出的光芒细碎而耀眼。鸣上岚也是那样耀眼的一个人吧,他也从不掩盖自己的才华,要把世界和光辉都据为己有。然而他又是收敛锋芒的,从不在哪个领域过于突出,只是点到为止。如此矛盾的两件事,能够处理好的或许只有鸣上岚。有他这样的天分,哪一个人能不傲?偏偏鸣上岚还能与大家打成一片,尽心尽力照顾平时对他从不客气的搭档。

 

  濑名泉脑中浮现起鸣上岚的模样,那张俊美的脸上总是带着那么无懈可击的,堪称完美的笑容。他试图想起他一些别的样子,但不论怎么回忆,也都是温温柔柔的模样。真要说不是微笑着的时候,也是担忧亦或是困扰的神情,从未见他露出过哪怕一点点悲伤和寂寞来。可哪里有人从没有过悲伤和寂寞?……有什么东西忽然清晰了起来……鸣上岚的笑容,是假面一样的存在,掩饰着不愿让人触碰的内心。

 

  而他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罢了。濑名泉叹口气,不知怎的,他突然想要了解真正的鸣上岚。

*TBC

*番外的车开了一半,感觉ooc得严重,大概心情好会更完(。

*喝粥那段,其实想表达的是“别人大概都觉得濑名泉是个不会让人操心这种小事的人,只有鸣上岚会看穿,然后用“假装是自己想被依赖”的方式满足他”的意思,但感觉没有写出来(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7)
热度(82)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