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上岚生贺】DOMINO GAME

  *鸣酱生日快乐,愿你拥有世界的光辉。

*

  鸣上岚走到学校大门的时候,是有些不安的,像是有一个跷跷板,一边怀着轻飘飘的期待,一边极力把兴奋的感觉往下压。

  今天是他的生日。

  按他往日的作风和人缘,生日这天张扬一些是无妨的。但他刻意压着没提一个字,内心像点了盏忽明忽暗的灯,不动声色地期盼着什么自发而来的祝福。

  ……很可惜我们的主角似乎来得有些早了。

  梦之咲显然还沉浸在清晨将醒未醒的朦胧中,夜里露水的潮湿感还未褪去,清浅的阳光给校园洒上一层薄薄的金。岚推开2-B教室的门时并不意外地发现衣更真绪的身影,像往常一样打了招呼,而后在各自的座位上相安无事地做各自的事。刷了一会line,最近更新的动态是小杏新烘培的甜点照片,不出意料的被很多人点赞了。鸣上岚歪头靠在墙上,手指在屏幕上轻轻点了点,一颗小红心随之飘出,而后又淹没在更早的动态里了。

  同班同学陆陆续续地到来——弓弦端端正正地誊写笔记,晃牙一来就趴在桌上补觉,状况和平时基本无差。同组合的凛月又是一如既往地缺席,不过反正他也不会记得这种事;唯一有可能在意今天的美伽也还没来,那孩子大概又跟斋宫在手工部呆着吧。

  算了,他插上耳机,挑了首平日不会尝试的摇滚风格。嘈杂的乐音很快充斥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方才一闪而过的失落感似乎也被掩埋下去了。

*

  平淡无奇地过了一个上午,岚忽然想去散步。

 春季的雨水细密绵长,随之而来的细微的不舒适感直往人心里钻。今日却是难得的晴天,浓云一消而散,高气压下的心情也轻快了一些。岚无所事事地晃到操场,却看到同是田径部的光蜷坐在场地上。

  “啊啦,小光?”

  男孩子闻声转过头,岚被那张脸上痛苦的表情吓了一跳,慌忙走上前去。“阿岚学长,”光一幅很难为情的样子,“我……刚刚不小心扭到了脚,手机又没电,正在想该怎么办……”

  一向元气的光不知所措得连语气都不像本人了,岚当即回答送他去保健室。又温言好语地安慰了受伤的学弟几句,半跪着把光的胳膊架到自己肩上,左手勾住膝盖窝,轻轻松松地拦腰抱起,朝保健室走去。

*

  佐贺美老师难得在保健室值班,桌上放了杯热气腾腾的麦茶,靠在椅背上看书。

  岚把光放在床上,向佐贺美老师了交代几句,正要离开,被老师叫住:“鸣上同学,能拜托你把这本书还给门老师吗?”

  跑腿向来被岚归做“麻烦”一类——不过为了门老师当然另当别论。岚答应下来,接下了书。

*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岚叩了两下侧身进去。咖啡的醇香充溢着办公室。即使是午休时刻,戴眼镜的前模特也一丝不苟地继续着工作。

  “打扰了,门老师,”在仰慕的前辈面前,岚展现的无疑是温和乖巧的模样: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眼帘略微垂下,双手将那本薄薄的书放在桌前,“佐贺美老师让我把这本书带给你。”

  办公桌后的男子把书立在了架子上,依旧不苟言笑,道谢时语气却透出淡淡的赞许:“多谢。啊,对了,”拉开右手边第一格抽屉,“正要去找制作人,不过既然你来了的话,麻烦帮我带个文件给她?”

  岚微微一颌首,接过文件袋。门老师像是不放心,又叮嘱了一句“务必交到本人手里”。岚道了声“老师再见”便出了办公室的门。风悠悠地吹来,岚忽然有些困扰。

  明明只是想去散散心,怎么接二连三地出麻烦的事情呢?

*

  好在二年A班就在隔壁,岚在后门张望了一下,教室里只有阿多尼斯一个人。

  “小阿多,”岚笑眯眯地冲他打了个招呼,挥了挥手中的文件袋示意,“请问一下,小杏座位在哪?”

  阿多尼斯叩了叩他身边的一张桌子,果然是制作人的风格,各种文件与通知整齐地码成一摞,桌面上贴了粉色的记事贴,待办事项有条不紊地陈列在上面。岚走进一看,摊开的课本上贴了张淡黄的留言条,用醒目的粗体字写着“有要事找我请到礼堂,谢谢”。

  鸣上岚:“……”

  这字条宛如一个小鞭炮,噼里啪啦地一路炸开,把从午休到现在发生过的事都烧了一遍,一个接一个的麻烦让岚不禁感到烦躁。这种感觉让他联想到小时候玩的多米诺骨牌,一个牌倒下则跟着倒下一串牌,只是最后会导向什么呢?

  岚在原地伫了一会儿,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思量了一下,觉得不该辜负门老师拜托自己的事。转身往门外走去,才发现阿多尼斯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

  教学楼到礼堂倒不是很远,下截楼梯再拐个弯就是礼堂的侧门。门是半掩着的,大概是小杏进去的时候忘了关好。

  岚先探头望了望,窗帘都从里面被拉上了,黑漆漆的也看不见人影。喊了声杏的名字,无人回答。于是岚推门进去,又唤了几声,依旧只传来了自己空荡荡的回声。

  还没来得及浮上糟糕的心情,舞台上的东西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礼堂里唯一亮着灯的地方便是舞台,照亮了一块儿悬挂着的黑板,上面密密地钉满了照片。岚好奇地溜达上去,看清照片的时候却瞪大了眼。

  那密密的照片,全是他,全是他与大家的合照。

  钉在最左上角的一张是在田径场上,他接过阿多递来的接力棒的瞬间,远处小得模糊的光在冲他们挥手;旁边是他与美伽在甜品店的自拍,阳光把两个人的笑颜渲染得分外朝气;看到第三张时他忍不住笑了出来,那是他强行拉着门老师的合影——那时的他还是戴有框眼镜、染着棕发的小迷弟;再往右是与小杏在校园祭上的照片,是与2-B的大家一起去烧烤店的合影,是……

  是五人Knights留下的第一张合照。

  岚钉在那里,怔怔地望着那张贴在黑板最中央、放大了的合影。

  国王大人勾着司的肩膀咧着嘴笑,目光锐利又闪着光;司不知所措地拉出一个微笑,看上去又无奈又庆幸;凛月歪头靠在岚的肩膀上,嘴角勾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泉则在他的另外一边,口型像在说“超烦人”,眼神却是一片柔和。

  坐在他们中间的岚,笑容温柔又神采飞扬。

  那不是第一个让他绽放才华的舞台,也不是第一个让他感到温暖的地方,却是一个让他无悔决定也愿意一直留下的「家」。

  即使时隔一年,他也依旧能够回忆起那时绝望的感觉,人前的若无其事统统在人散之后化成咸湿的泪水。故友的永别,陨落的生命,像是在他的心房上狠狠地划了几刀,鲜血淋漓却终究藏在了完好的表皮之下。为了还人情而加入的Knights一开始并非像现在这样有着深刻的羁绊,不过是几颗各自闪光的宝石,零散地搁置在同一个盒子里。

  再之后是泉的坚持,司的加入,王的回归,凛月的「苏醒」,Knights就像是极地的冰原,终于熬过漫漫极夜迎来了地平线上的曙光,也给了他久违的光亮和温暖。冰开始化了,曾经散落的宝石聚成了同一顶王冠上的点缀,是他无上的荣光。

  密密的合照,早已模糊成一片。

  他宛如看见满世界的光辉,在浩渺的宇宙间铺陈开来,是一幅无声而宏大的画卷。

  是他的青春,他最闪耀的生命。

  忽然间,礼堂里的灯伴随着欢呼声一瞬间都亮起来了,熟悉又轻快的旋律在大厅内响起。岚回过头,凛月在钢琴旁冲他微笑,十指翩跹着弹奏出生日快乐歌。台下满满的都是熟悉的面孔,阿多,光,佐贺美,晃牙,弓弦,真绪,美伽……和人群最前面的,泉,司,王。

  下一秒,小杏和门老师一起推着蛋糕出现在门口,蜡烛上跳跃着欢欣的火花。

  十几张真诚笑着的面孔,异口同声地喊道「生日快乐」。不知是谁拉开了礼花筒,五彩的花屑纷纷扬扬,落在岚的肩头。

  岚咧开嘴笑了,温热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你们啊……是我世界的光辉呢。」

*

  虽然还有想写的,不过就这样结尾了好像更合适。

  一点后续:

1、岚:说起来你们一点都没露馅儿呢

  晃牙:还不是因为某个人说了“如果露馅就给你们吃我做的料理”什么什么的

  凛月:跟着兄长学的~♪

  晃牙:还真的一家都是吸血鬼混蛋啊

2、Leo:鸣刚刚哭了吧!真喜欢看你不逞强的样子啊!

  岚:人家也一时太感动了嘛……欸?谁刚刚画了猫耳朵上去啊

  Leo:☆

  司:Leader一秒钟又跑掉了呢

3、岚:泉不再吃一个蛋糕了吗

  泉:不了,一块的热量已经够了

  凛月:朱~酱看看濑酱的自制力啊

 

  (正在吃第三块的)司:……

评论(2)
热度(42)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