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レオ司】甜食依存症



 >>

  小岛上面住着一个叫LEO的橙发男孩子,瘦瘦长长清清爽爽,喜欢一边笑一边蹦来蹦去。

  他对做甜点有异乎寻常的兴趣和天赋,指挥着面粉蜂蜜砂糖排列组合,精致可爱的甜点就一个接一个地从烤箱里蹦跶出来,排成长队供他检阅。我们的小甜点师严肃地挨个品尝,火候与配比都拿捏得精准得当。与其说他在制作甜点,不如说是用甜点创造了一个小小的世界。而他,俨然是这世界的国王。

  然而小蛋糕们再可爱也不会讲话,国王一个人在他的世界里呆得很寂寞。于是他找到自己的两个好朋友,银发的骑士与黑发的吸血鬼,对他们说:“我们来开一家甜品店吧!”

  骑士皱着眉头犹犹豫豫,吸血鬼无所谓地半眯着眼。国王端出自己的小蛋糕们一人分了几块,又加了一条“以后每天都给你们吃甜点”,当即收买了这两个生物。

  “那、我要给我的甜品店起个名字!”国王坐在两个人中间眉飞色舞,“因为我是甜品的国王,所以我的甜品都是我的骑士!”他飞快地在手心上写了几个字母,“就叫这个好啦!”

  骑士与吸血鬼探头一看,原来是“Knights”——笔迹和他们的主人一样瘦瘦长长,透出一股神采飞扬的劲头。

  呼啊,不错嘛——吸血鬼打着哈欠夸赞,大白天实在提不起劲。骑士瞪了几眼,终究没什么反驳的话来。

>>

  在三个人的努力下很快建成了一幢小房子,深蓝的尖顶,两层楼高。

  国王风风火火地爬上屋顶,迎着灿烂的夕阳大笑,宣布他的王国“Knights”正式成立。黄昏的阳光和国王的头发一样的绚烂夺目,像是为他披上了披风。骑士一边骂他像个笨蛋,一边又递过手扶他下来。

  吸血鬼在下面仰望着崭新崭新的小房子,和那两个一前一后下来的人,眯起血红的眸子笑了起来。

>>

  本来两层楼各有一半用来当厨房和店面,国王大人却擅自决定,一楼用来摆放做好的甜点,二楼用来做厨房和他们休息的地方。好在骑士与吸血鬼早就习惯了他的突发奇想,并没有反对意见。

  新官上任三把火,国王埋头研究出了许多新配方,骑士负责烘焙,吸血鬼负责品尝。精挑细选了七天七夜,第一批甜点上架了。

  造型可爱的甜品整整齐齐地放在透明罩子里,橙黄的灯光柔和温暖。落地窗把甜品店与不远处的海滩搬入店内,像是与自然融为一体。

  荟萃了三个人心血的甜点被一抢而空,前来购买的人都对甜品店赞不绝口。对国王的赞美不绝于耳,国王却握紧了身边吸血鬼与骑士的手。他知道只有他一个人的甜品店注定不会获得这样的成功——毕竟粗心大意的他比不上骑士对配比的精细,吸血鬼挑剔的味蕾也筛选掉了大半没那么出彩的甜点。

  受到了鼓舞的三个人再接再厉,又创造了一大批新品。甜品店愈加闻名,这天有了一位前来应聘的棕发男孩子。

  “我认识骑士先生,”他深深鞠躬,优雅得宛如女王,“我能设计更符合客人喜好的造型,请允许我加入。”

  国王同意了。于是棕发男孩子高兴地眨眨右眼,自我介绍道:“虽然人家是男孩子,但更喜欢被叫做姐姐哦。”

  温温柔柔的嗓音和女性化的口吻,看上去好像是那么回事,国王心想。

>>

  姐姐的到来为甜品店锦上添花,用他制造的几个新模具,甜点看上去更可口了,甚至吸引来了邻岛的客人。

  骑士对糖分与面粉的掌控越发精湛,吸血鬼偶尔也提几个创意的点子,甜品店的未来似乎四平八稳,一片光明。

  可惜好景不长。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一位不速之客造访的甜品店。

  他的金发柔软地垂下,湛蓝的眼眸宛如平静的大海,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一开口却语出惊人:

  “请问,您介意我收购这家店吗?”

  骑士停止了搅拌,姐姐忘了关水龙头,吸血鬼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全都望向那名神秘的客人。

  国王的笑容僵在嘴角,“你……你说什么?”

  听清了回答的他怔了几秒,从牙齿中挤出“休想”两个字,面沉如水地上了楼。

  客人的微笑不为所动,完美得如同假面。“没关系,我会等到你同意为止。”他如是说,撑开伞消失在了雨里。

  “那我消失了的话,他就不会等下去了吧。”国王这么想到,一夜不寐。

>>  

  第二天国王不知去向。骑士沉着脸关上甜品店的大门,休业一天。

  “国王大人去哪里了呢?”姐姐忧心忡忡地问,“他要放弃我们了吗?”

  骑士背对着他们一言不发,吸血鬼回答了他:“他不会那样的。”

  姐姐收拾起昨晚没洗的模具,骑士突然出声:“管他去哪里,没他我们照样开店。”

  姐姐苦笑一声,他知道骑士内心也不好过,但骑士是不会展现出脆弱的一面的。他只会逞强地说,没他我们照样。

>>

  既然骑士和吸血鬼都没有放弃,姐姐也留了下来。像是为了打起精神,他将头发染成了金色。

  但失去了国王,甜点王国就不是完整的甜点王国了。骑士日复一日地做着之前的甜点,对火候与配比掌控到了近乎固执的地步,甚至无法容忍细微的偏差。吸血鬼则恰恰相反,又恢复了漫不经心的状态,对略逊一筹的甜点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百般挑剔。

  于是姐姐留在店里的时间越来越长,除了做模具也帮着骑士烘焙。然而客人依旧不可抑制地减少了。

  姐姐有些忧愁,看样子可能撑不了多久了。这时,又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

  这位红发的客人衣着华贵,举止绅士,朝店里的三人微微鞠躬。

  “我很早就知道这家叫'knights'的甜品店了,也一直希望能够加入。”他说话时始终带着得体的微笑,“我父亲终于同意让我来体验平民生活,于是我就来应聘了。”

  自然而然地说出“平民”这个词,看来这孩子的来头还真不小呢。姐姐不由得多看了这孩子几眼,骑士却是一脸漠然。

  “你确定?我们可是一直在走下坡路。”骑士开口就是嘲讽,他的脾气在国王消失后变本加厉地坏了。

  客人身后的男人见状劝道:“小少爷,我们还是回吧。”

  小少爷却不乐意就此撤退,执着地回答:“I'm sure.”

  姐姐想如果骑士再不同意就由他出面收下小少爷,骑士却沉默了一会儿,应允他留下。

  “很高兴成为你们的一员。”小少爷浮上真心的笑容,身后的男人叮嘱了几句也就走了。

>>

  店里其实已经没有活给小少爷了,只能让他帮忙擦擦桌子、扫扫地。

  好在小少爷是个不娇贵的少爷,干起活来特别认真,落上了些许灰尘的角落都被打扫得一干二净。他甚至从家里搬来了几盆花。

  姐姐是个爱花的人,欢天喜地地给花浇起了水。吸血鬼时常也来到楼下,闻闻花香。骑士嘴上不屑,却也没有阻止他们。

  有了花的甜品店比之前多了一抹明丽的色彩,似乎也找回了一点活力。过了一周,客人竟然有了增加的趋势。

  于是小少爷也被接纳了,成为了甜品店真正的一员。骑士仍然是个臭脾气,就由姐姐来教他做甜点。

  小少爷机灵刻苦,很快就学会了所有的甜点。吸血鬼似乎也挺喜欢他,指导他了一点细节。他把做好的甜点送去给骑士尝,竟然奇迹般地获得了一句“不错”。

  受到鼓励的小少爷再接再厉,手艺进步神速。在他的感染下,其他三人也多了不少干劲。

  甜品店像是找回了希望,姐姐托着腮微笑着想。

>>

  四个人的甜品店开了小半年,虽不比最开始那样业绩瞩目,却也平稳了下来。

  直到有一天黄昏,小少爷在二楼的阳台挂湿漉漉的手帕,突然被一只靴子砸中了脑袋。

  他愤怒地一抬头,却看到一个纤细男孩子从天而降,右手拉着一大串五颜六色的气球,一只脚光着,另一只脚上套着一模一样的靴子。那人逆着夕阳咧嘴笑着,头发是和夕阳一样的橙色。

  小少爷的怒气变成了惊愕,瞪大眼望着半空中怪异的人,怪人也同他对视。

  “你……你是谁啊?”出于良好的家教,他硬生生地把“是杂耍演员吗”咽了回去。

  “我是国王啊!”怪人上挑的眼睛眯了起来,“哦!你一定是新来的吧!”

  看来对奇怪的人不需要太讲礼貌,不然会被反将一军。尽管知道国王是这家店的店主,小少爷对“新来的”这个称呼还是很不满意。他正要反驳,却被身后一声怒骂吓了回去。

  “你跑到哪里去了啊?”

  是骑士。他看上去怒气冲冲,一把揪着国王把他拉到阳台。奇怪的是,那双冰蓝色的眸子里似乎还有格外兴奋的光。

  “我去宇宙逛了一圈啊!现在我回来啦!”国王笑嘻嘻地搂着骑士的脖子说。

  真是个怪人。小少爷摇了摇脑袋,无可奈何地想。

>>

  国王的回归像是带来了奇迹,甜品店的气氛一下好起来了。最明显的,是骑士浑身的刺都柔软下去了。就连吸血鬼的精神也振作了不少,甚至可以在下午醒来。国王勾着吸血鬼的脖子在地上又笑又闹,姐姐神情柔软地和骑士一起烘焙。

  唯独看不惯国王的,就是小少爷。

  “凭什么?”他一边扫地一边想,“明明他是我们的店主吧?为什么他什么都不做?”

  心里的念头发酵了半天,小少爷终于憋不住了。他站到国王面前严肃地说,“请允许我与Leader一比高下!”

  “什么?”国王摸不着头脑。

  “作为国王大人却游手好闲,这太不应该了!”小少爷重复了一遍,又加上一句谴责。

  国王愣了一下,哈哈笑了,“比就比,谁怕谁!”

>>

  比赛的内容是在一天内做出指定的甜点,以味道和造型为评判标准。

  小少爷和国王的比赛开始了。资历最老的骑士和吸血鬼见多识广,一脸平静地在楼下干着各自的工作。姐姐却放不下心,隔三差五往楼上跑。

  在他第十次意欲上楼观战时,骑士拍了拍他的肩,“父母插手小孩子打架,这件事本身就很愚蠢。”意思是让他放宽心,任由他们俩去。

  姐姐悻悻地继续接待客人,没闻到楼上浓烈得呛人的硝烟。

  “Leader!您太过分了!都说了我不叫新来的!”小少爷怒目圆瞪,强行压着声音。

  “那又怎么样,你本来就是新来的啊!”国王大人倒是根本没有生气,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欣赏着小少爷愤怒的脸。这么漂亮的一张脸,即使生气了也很好看啊!

  小少爷的怒气打在了一团棉花上,只能低下头狠狠地搅拌面粉。

>>

  小少爷与国王进行了一天一夜暗无天日的决斗,搅拌奶油搅拌到手抽筋。比赛的结果是小少爷赢了。国王为自己辩解:“去了宇宙那么久,又没有练习过,当然比不过他了!”

  小少爷心情很好,丝毫不理睬国王,“您说过我赢了的话,您就要尽到店主职责的。”

  骑士出人意料地表示赞同:“国王大人,说话算数。”吸血鬼也笑眯眯地站在小少爷身边,劝说道:“还是乖乖回来吧。”姐姐没有说话,但把手搭在了小少爷的肩上。

  国王沉默地望着面前的四个人,忽然笑了起来,高声宣布:

  “我回来了,Knights!”

  他的尾音依旧是上扬的,与屋顶上的那时候一模一样。

>>

  五个人的甜品店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要活泼热闹。国王又创造了独特的甜点配方,特意用了小少爷带来的可可粉,巧克力的浓香渐渐溢满整间屋子。阳台的郁金香也开花了,姐姐捧着花进屋,在阳光下显得既英俊又美丽。

  骑士带着手套小心翼翼地取出刚烘好的巧克力味甜点,在一旁觑龥很久的吸血鬼第一个拿走一块,小少爷跟着拿了品尝。

  事实再一次证明了国王的天赋。 “啊,好棒~”吸血鬼吃得很满足,竟然没有百般挑剔。国王自豪地一挥手,嘴上却很慷慨地说都是可可粉的质量好,笑容满面地望向小少爷,“也有你的功劳!爱你哦!”

  嘴里塞满了蛋糕的小少爷愣了愣,国王大人突如其来的爱意让他不知所措。而国王似乎毫不在意,催着姐姐去做新的模具。

>>

  姐姐倾注了一天的心血,做好了新模具。他神秘地不让任何人靠近放模具的角落,一个人把骑士配好的原料倒入模具,放进烤箱里。

  等到巧克力香浓郁起来,姐姐把成型的甜点端了出来,又拿着裱花袋细细地挤上奶油。

  “大功告成啦!”

  四个人不约而同地围了过来,只见盘中盛着一个国际象棋中「马」形的蛋糕,上面用圆体英文写着“Knights”.

  “是艺术品啊!”国王喜出望外地叫出声,吸血鬼用遗憾的口吻说“都不忍心吃掉了”,就连一向严苛的骑士也赞许地微笑着。姐姐红了脸颊,轻声说:“为了纪念五个人的Knights第一次做出的甜点。”

  小少爷站在前辈们的中间,感到前所未有的荣幸和喜悦。目光落在橙发国王上,他想,是这个人让这一切开始的啊。

>>

  像是要进行一个仪式,大家一齐给甜品店布置了一番。

  骑士与小少爷在一块木板上刻了“Welcome”的字样,立在了店门口。吸血鬼搭好了架子,爬上梯子将彩色小灯串了上去。姐姐把阳台的花儿都搬了出来,颜色各异地搭配在一起。国王亲自检阅橱窗里的甜点,气派十足地背着手走来走去。

  甜品店焕然一新的面貌吸引来了大批客人,随后他们惊喜地发现,新上的巧克力甜点堪称完美。消息在小岛上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前来买甜点的人就排到了门外。

 没有人料到如此盛况,骑士和小少爷快马加鞭地赶了四批,可可粉终究见了底。吸血鬼把最后一批蛋糕送下楼来,顺便给姐姐带来了这个坏消息。

  “抱歉,今天实在做不过来了,明天我们一定会多做的。”负责接待客人的姐姐不断朝没买到的客人道歉,总算送走了失望的客人。小少爷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不过一会儿便财大气粗地来了十袋可可粉。

  国王望着一袋袋的可可粉有点儿傻眼,不确定这些优质可可粉到底多贵。他抓着小少爷询问,小少爷眼神疑惑地说“问这个做什么”随后报出一个惊为天人的数字。

  “那要怎么样才能还清啊?”国王揪着自己头发发愁,无辜地小少爷不知如何作答。路过的吸血鬼调侃:“以身相许。”

  分明只是一句玩笑,面皮薄的小少爷却红了脸。国王看着他漂亮的脸庞一点点染上红色,失神了一下,然后笑开来去捏他的脸。

>>

  忙活了一周,总算得了个稍微清闲一点的周日。国王发挥他突发奇想的特长,挂了休业一天的牌子,带着四个人去岛北面的海岸。

  北面的岛屿比南面原始许多,也清净不少。四个人租了一幢小别墅,开开心心地住下来。

  姐姐戴了一顶宽檐帽,在海滩上买了五杯碳酸汽水,吸血鬼一口气喝完了自己那杯,又把骑士的那份一并喝了。小少爷难得穿上了体恤,左看右看都觉得不习惯。 

  国王大人换上短裤,露出两条细细白白的腿,拉着小少爷去海上游泳。从来只在私人泳池游泳的小少爷其实有点畏惧海浪,但他不愿被国王嘲笑,于是也硬着头皮拿起泳圈。

  不过少年人的适应力还是够强,过了一会儿便感觉到了在海里沉浮的有趣。在国王的带领下逐渐大了胆子,往更深的海水游去。

  然而风忽然刮大了,浪头一阵比一阵高。小少爷一不留神被海浪盖了下去,泳圈也脱了手,凉凉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涌上来,一阵恐惧也压上心头。

  忽然有一双温暖的手圈住了他的胳膊,把他往一个方向带。终于到了浅水区,小少爷咳出几口呛到的咸水,睁开眼看到凑在自己面前的国王,碧绿的眼睛一眨不眨,又慌忙移开了眼。

  “谢谢Leader救了我。”小少爷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国王的温度好像还留在手臂上。

>>

  “如果我们五个人是甜点的话,你们觉得是什么样的?”

  晚餐时姐姐抛出一个话题,大家便七嘴八舌地展开了讨论。

  “小少爷是糖吧,最~甜的那种。”吸血鬼歪着脑袋,吸了一大口柠檬汽水。

  “骑士先生是加了黑巧克力的慕斯,一开始很苦,久了会尝到甜。”姐姐扬着下巴,眼里带笑地望着骑士。

  “哈?”骑士不甘示弱,“吸血鬼的话,是黑森林蛋糕吧?没有理由。”

  柠檬蛋糕——小少爷出神地想——清爽的酸甜,国王大人比较像这个吧。

  “到你了小少爷,不说点什么吗?”

  “柠檬蛋糕,”小少爷猛地回神,脱口而出,“国王大人。”

  国王猝不及防地被点到名,正好和小少爷的眼神对上。年轻的男孩子太不会掩饰自己的情感了,眼睛清澈得一下就能看穿。

  糖分飙升到百分之九十,国王大人被甜到齁。

>>

  半夜小少爷翻了个身,忽然察觉到不太对劲。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国王大人不见了!

  小少爷又看了看,房间里的确只有四个人。

  不会又去宇宙了吧?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小少爷却再也没有睡意,披上外套悄悄溜了出去。

  好在走到楼梯口就看到一双熟悉的人字拖,小少爷爬上天台,找到了独自看星星的国王大人。

  “Leader,您大晚上不睡觉……”小少爷刚开口,国王就回过头过了个“嘘”的手势,招手示意他过去。

  小少爷只能静静地坐到国王身边,心跳大得生怕漏音。国王不像白天那样跳脱,安静下来的侧脸很清秀。

  小少爷坐在国王身边胡思乱想,国王忽然就把手覆了上来。他的手指从小少爷的指缝中穿过,轻轻扣住了小少爷的手。

  “宇宙那么大,我想带你去看看!”

  小少爷听到他这么说道,愣愣地转过头,看见国王清亮亮的绿眸。

  “我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那个人笑着说,眼神却很认真。

  头顶的星河一片光辉。

>>

  国王大人和小少爷在一起了。

  姐姐欣慰极了,如今的两个人再也不会让她操心会打起来。现在的国王大人只会天天与小少爷黏在一起,声称自己得了“甜食依存症”,不吃糖就会活不下去。

  资历最老的骑士和吸血鬼见多识广,一脸平静地给他们做了一块心形蛋糕,一人一半。

  小少爷故意一脸忧愁地说:“我是要做CEO的男人,不是要做LEO的男人啊。”

  国王大人扑上去挠他痒痒,两个人一起笑翻在沙发里。

  “如果你做LEO的男人,那这家店的CEO我也让给你当。”

评论(11)
热度(212)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