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ghts】殊途荣光

*丢个设定怕我懒得更文……

*Hp基本世界观,神奇动物背景。具体设定与原作有出入,怎么高兴怎么写

*有点逻辑混乱,欢迎探讨剧情()

>>01 熄灯器

  九月底的伦敦已气温转凉,淅淅沥沥的小雨总也下不完,湿冷的气候实在称不上友好。

  停泊在伦敦码头的神奈川号刚刚抛锚,旅客是清一色的东方面孔。傍晚的天空灰得压抑,也没人有心情抬头与异国的天空打个照面。唯独一位浅灰色头发的青年略微抬了抬伞檐,张望了一下厚重的云层。他提的箱子被斜飘着的小雨淋湿了大半,提手处的马口铁上端端正正地刻着“濑名泉”三个字。

  海关检查宽松得像放了水,工作人员仅仅扫了眼护照上的照片与本人是否对的上就放行了。濑名泉瞥了一眼面带倦容的海关人员,眼神毫无波澜。这确实不像英国海关一贯的风格,但在如今的国际形势下也怪不了人家松懈。

  今年“反巫师”的口号以美国为起点迅速席卷了整个北美,并且以燎原之势越过太平洋蔓延到了亚洲,只有欧洲还算得上安宁。声势浩大的反巫师行动目前已抓住了相当数目的一批巫师,但其中受到牵扯的可不仅仅是拥有魔法能力的那一类人。狂热情绪的高涨往往会造成社会秩序混乱:一波反动分子乘虚而入,打着反巫师的旗号迫害无辜的麻瓜。于是亚洲与北美大批移民转入欧洲寻求避难,伦敦更是人满为患。尽管首相曾经考虑过对迁入人口严加把关,但忙于与各国元首商议如何应对当前混乱的局面,也就不了了之。

  濑名泉匆匆走出海关大厅,扑面而来的冷空气让他不禁哆嗦了一下。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心情,风也好,雨也好,都比亚洲的腥风血雨友善得多。街角飘来的烤面包香、高耸庄严的欧式建筑和旁人柔和优雅的英式英语,都让他感觉到许久不曾有过的轻松。他松了松系得规规整整的领带,长久以来扼着咽喉的力量似乎也消逝了。

  抬手看了看表,离六点半还有十分钟,路灯已经陆陆续续地亮了起来。濑名泉是第一次来英国,却熟门熟路地拐入了一条巷子。这条巷子极窄极长,是两幢楼之间的夹缝地带,只有一盏微弱的灯,灯上停着一只灰羽毛猫头鹰。

  濑名泉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金属盒子,形似打火机,实际上却是个熄灯器。只咔哒一声,灯里昏黄的光团就摇摇坠坠地飘了过来。巷子里一下子暗了,只有熄灯器亮着幽幽的蓝光。

  借着那针眼大的蓝光,濑名泉抽出一小卷羊皮纸,又从袖子里抖出一根魔杖,握着魔杖在空中写起字来,羊皮纸上就自行出现了墨水笔迹:“平安到达”。

  杖尖一收,羊皮纸就卷了起来。濑名泉小心地把纸条绑到猫头鹰腿上,对它说:“魔法部傲罗办公室。”那猫头鹰听懂了,扑扑翅膀,顷刻消失在黑暗里。

  熄灯器又咔哒一响,光团轻轻地又飘回了灯里。濑名泉走出小巷子,对面有家咖啡店,便进店买了杯意式浓缩。很烫口,苦味也很比平时浓,不太合他的口味。他于是捧着杯子拦了辆车,朝目的地驶去。

  

  濑名泉曾经是JAWU的人员之一,同时也是一名傲罗。本来巫师躲避麻瓜轻而易举,但反巫师联盟在势力扩大的同时也吸纳了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员:这些人大多不引人注目,实际上却是宣扬“纯血统至上”黑巫师——他们加入反巫师联盟的动机非常简单,就是为了打击非纯血统出身的巫师们,并美其名曰“净化”。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全身而退就不那么容易了。国际魔法联合组织于是提出虎穴计划,即派卧底深入反巫师联盟内部,清除黑魔法势力。日本魔法部最初在选派委任人选时相当踌躇,毕竟这个任务极其危险,重要性却也不言而喻。拟定的候选人名单事先完全保密,主席团成员甚至在候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挨个观察,最后敲定委派濑名深入虎穴。考虑到他独身一人,主席团还善解人意地减轻了任务,不要求捉拿黑巫师,只要求能尽可能保证白巫师的人身安全。

  “……麻瓜与我们人数差距悬殊,暴露能力的后果是什么,你应当也明白。所以我们要求除非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傲罗绝不可在麻瓜目前动用魔法。”主席团助理小杏目光严肃,“为了不引起麻瓜疑心,这次行动之前的一个月,傲罗就要适应麻瓜生活。简言之就是不用魔法。”

  濑名泉抱着胳膊瞪着面前的文件。他十分清楚这是主席团对自己的认可,也知道这次行动对巫师意味着什么。但他顾虑的正是小杏说的这一点。他二十二岁的生命中从未缺少过魔法,脱离魔法想必寸步难行,更别提还要顶着压力完成任务。

  “当然啦,并不是说完全不用魔法。”小杏看出了他的迟疑,语气放松了几分,“在你有把握麻瓜不在场的时候,可以用你习惯的方式。”

  濑名泉有些被说服,却仍皱着眉尽可能周全地考虑。小杏抱着文件的手臂收紧了一些,靠上前微微压低了声音:“如果撇开主席团助理这个身份,我还有一件事想说。”

  “游木一周前在自己家门口差点被反巫师的麻瓜袭击,要不是明星反应快……”

  “什么?”濑名泉一把攥紧纸质文件,冲口而出,“游君差点被怎么样?”

  小杏迎着他愤怒起来的目光,毫不退缩:“所以濑名前辈也不用再犹豫了吧?那些人已经到这个地步了。”

  珍视的人受到威胁,年轻的傲罗自然也顾虑不了那么多了。他当即在文件上签下名字,接受了主席团的委任。

  一晃过了七个月,他不动声色地混入了JAWU内部,发现麻瓜比想象中容易糊弄,他的无声咒练得很好,即使就在人群中施咒也很少引起怀疑。他陆陆续续保住了几十个无辜巫师的性命,任务完成得很卓越。只是他仍不满意,他是个傲罗,以逮捕黑巫师为职,而对手太过狡猾又势力强大,他几次三番想要出手,却碍于有麻瓜在场和对方的人数,又硬生生忍住了抽出魔杖的手。

  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深感痛苦,濑名泉思考再三,向主席团提出了调任申请。小杏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对他的请求焦头烂额:“申请调任?调去英国?”

  “是。”濑名泉回答得简短,小杏看出他态度坚定,把他的申请资料放进了抽屉,“我得向主席团的人汇报,这件事我不能做主。”

  这倒不假,小杏是主席团的助理,并非位高权重的主席团内部成员。好在这次上级给的批准爽快得出乎意料,说英国的傲罗办公室也欢迎他去。而后小杏透露给他,一个霍格沃兹毕业回来的傲罗也素质优良,主席团有让他接任濑名泉工作的倾向。

  “叫衣更真绪是吧?我知道他。”濑名泉接过话,“游君跟他关系不错。那孩子在霍格沃兹好像还是男学生会主席。”

  小杏无言,濑名泉了解的情况比她还多。好在濑名泉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道了个谢便离开了。

  而后他以“旅行散心”为由,向JAWU的人“请假”一个月,来了英国。说是请假,他却没有再回去做卧底的打算,反正他也用不着担心麻瓜能找他什么麻烦。散心倒是真的。

 

  车子平稳地减速,停在了路边。“到了,先生。”司机沙哑的嗓音说,濑名泉付了钱下车。

  爵士音乐从一家十分亮堂的唱片店里飘出来,旁边的书店橱窗堆满了精装书。濑名泉却偏偏走进了两家店之间的缝隙中,如他所料,这个又狭小又灰暗的地方挂着一块木牌,是这家店的名字——大名鼎鼎的破釜酒吧。

  与外面的世界截然不同,这里毫不掩饰魔法的痕迹,一看就知道施了好几道防护咒。两个醉醺醺的巫师玩着巫师棋,酒吧老板忙着跟人侃,压根儿没留意有客人。濑名泉径直从酒味儿泛滥的吧台间穿过,来到一面墙前,蹲下身子敲了敲第三排第二列的砖头。

  像是一道口令一般,砖头旋转着让出了一道足以容一人通过的拱门。濑名泉跨了进去,踩到鹅卵石铺成的路上。

  “对角巷。”他默默对自己说。

评论
热度(16)
© 二律ちりこ|Powered by LOFTER